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美文賞析 >> 散文精選 >> 內容

如果有天使,我想我是遇到過的...

時間:2010-3-12 21:15:44 點擊:5767


  天使來過這個世間

  阿風坐在我的對面有些局促,看起來遠沒有電話里那么健談,我想大概是我先入為主態勢讓他有些為難。雖然在電話中他答應接受采訪,但向一個陌生人傾訴自己的情感隱私總是很難開口的。我不知道該怎么樣把他引入正題,于是就近乎“威脅”地讓他開口,哪怕他此時面對陌生人壓根沒有傾訴的欲望。“就當是聊天吧,說采訪,我真的無從講起,敘述也會忙亂。”他終于決定走向正題了。

  初遇她,怦然心動

  這是三年前的事情了。那時我還在家鄉的縣城做著一份清閑的工作。閑暇時光,我總愛跟朋友們去打保齡球。那個時候的我正好獨身一人,既沒有愛人,也沒有被愛。我的寂寞就像圓圓的保齡球那樣一直旋轉滾動,直到與球瓶相撞。從相撞的瞬間得到滿足的快感和寂寞暫時的游離。

  我就這樣過著寂寞并快樂的單身漢生活,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小雪。我象往常一向跟朋友大大批保齡球館休閑,恰好碰到一個熟人。你知道的,在我們那個小縣城里,大部分人不是親戚就是朋友,每個人似乎都相熟。小雪就是我那個朋友帶過來的。我一看不覺愣了,她不就是我腦海里一直浮現卻一直不曾奢望的那個形象嗎?那天,她穿著一件白色的衣服,披著長發,嬌俏,可愛。我從來沒有想到居然有人把白色穿得這么好看,像一個無邪靈動的天使,沖我們蹙眉微笑。

  說起來不怕你笑話,那時侯我都28歲了。雖然已經不是個懵懂的少年,也不是一個很容易就動心的人,可是一見到小雪,我竟然還有緊張慌亂的感覺。那一刻,我知道我應該結束我的單身生活了。固守這么多年的情感防線,還不就是等待這一次的決堤嗎?

  阿風說到這里不好意思笑了起來,一張像極了濮存昕的臉特別有味道。坦白講,他是個很會講話的男人,能把一句話講的生動華麗卻不含混晦澀。很明顯他受過良好教育,工作經驗和社會閱歷相當豐富。所以,當他說起他初見小雪時的反映時,我也覺得納悶和不可思議。他似乎看出了了我疑慮,說道:“在人的一生中,再理性的一個人,都會遇到一個讓自己暫時忘卻理性的人。沒有例外,早晚而已。一見鐘情的浪漫是真實存在的。”

  見了小雪之后,我一直沒辦法平靜。我試圖通過各種途徑來打聽她,當然,這毫不費勁。很快我從朋友口中知道了小雪的身世背景。她那時侯18歲,一個可憐的女孩,從小父母就離異,她跟著奶奶一起生活。這讓我有點兒難過,我對她的感覺也因此多了點憐惜的成分。我還意外地得知,小雪的繼父是我的一個朋友。于是,我開始找盡各種借口有事沒事去她繼父家里串門,希望再次遇到她。

  終于有一天,小雪又天使般地出現在我的面前。那天,我們一伙朋友又聚在他繼父家的臥室里打麻將,而小雪坐在客廳里看電視。為了能接近她,我不顧她媽媽的盛情主動要求自己到客廳接水。她媽媽一個勁覺得不好意思,除了我自己沒有一個人知道我心懷目的。隨著進出客廳的次數增多,我也坐到沙發上跟她一起看電視。她很顯然已經忘了曾經見過我,但這并妨礙我跟她之間的交流。我像一個長輩一樣關切地問她學習上的事情。這一問才知道,她在衛校讀書,而我媽媽正好是那個學校的校長。我們聊的還算投機,我得知她喜歡去休閑場所娛樂,便趁機跟她要了電話號碼,并許諾以后有機會帶她出去玩。

  我明顯看到阿風講到這里帶著初戰告捷的喜悅,而當時我真的很懷疑一個28歲的男人和一個18歲的女孩之間究竟能否產生真正的愛情。阿風再次糾正了我偏狹的想法,他說,愛情,無關乎年齡、地位和金錢,只存在愛或不愛,我們人類太喜歡把簡單的東西復雜化了。

  愉快擁有,傷心失去

  第一次約小雪出來,她帶了她的一個同學,大家都玩的很盡興。我們從出租車出來的時候,被我的一個哥們看到了。事后,他問我說,怎么會跟小雪玩到一起。我告訴她自己對她很有好感,也是希望通過這種方式慢慢與她建立感情。哥們聽后堅決反對,他告訴我說,小雪在學校里不是好學生,經常跟社會上的人有來往,勸我三思。我知道我朋友為我好,但這并沒有使我對小雪的印象改觀,她依然像一個天使一樣在我心里翩然。在我看來,她不過是個可憐的犧牲品,父母婚姻的犧牲品,不幸的家庭自然對她疏于管教。我堅信她本質上是好的,只是在用一種反常的方法去報復她的父母。想到這一點,我覺得自己更有責任去關愛她引導她。

  從那以后,我幾乎每天都要約他。你一定覺得我這種做法太急功近利了。其實,不然,我這么做只是不給社會上那些人約她的機會。但是,也許是我的這種舉動讓她覺得不自由,畢竟,她以前過的是一種無人管束的生活。漸漸地,她開始拒絕我的約會請求。一次,我打電話約她出去玩,她說要睡覺,不能出去。我知道她故意躲著我,于是我說你別掛電話,我在這邊聽你睡覺,你醒了,再出來。她被我說得苦笑不得,沒了脾氣,也只好硬著頭皮赴約。

  阿風尷尬地笑了笑,說道,沒想到吧?一個將近30歲的男人追女孩的手法還這么幼稚。我笑了笑說,是有點。他說,我那時就像一個初戀的男孩,沒想過用什么‖成‖人‖的手腕追求她。甚至我第一次拉她的手,她還笑話我說我的胳膊都快僵直了。

  不過,最終我還是確立了戀愛關系,盡管她也許并不愛我。既然關系已經確立,我就想讓她過像她這么大的女孩應該過的正常生活。那時侯,她的心已經玩野了,回學校上課已經不可能,于是我決定給她租個店面賣衣服。她對我的建議嗤之以鼻,說她不喜歡做生意,也不會做生意。但我還是執意把店開了起來。就在我們的服裝店開業的那天,她突然告訴我說,她要去上海找工作。當時,我就像被人在大冬天潑了冷水一樣。但是,我沒有阻攔她,既然愛她,就給她足夠自由的空間,也許在外面闖蕩可以讓她更加知道什么是生活。

  過了一段時間,我忍不住思念的煎熬,決定去上海找她。你猜我看到了什么?兩個小女孩擠在一見只有幾平米的小房子!我勸她回家,她堅決不答應。就這樣我憋著氣回來了。

  大約過了一個月,她打電話說她要回家,因為過生日了。我高興地去接她,幫她在飯店定了宴席,以為這次她決定回頭留在我身邊。誰知她帶給我一個消息,她在上海找了一個男朋友。

  阿風狠狠地抽了口手中的煙,掉落的煙灰險些燒了他的衣服。他拿起紙巾撣了撣,繼續說——

  我能有什么辦法?我幫她把生日過完后,依然不再提這個話題。送她去上海的路上,她真誠的告訴說,也許離開你我以后會后悔,但是我真的很想出去看看,所以,請你原諒我。

  這時,我打斷了他,你為什么不堅持呢?你難道不覺得可惜嗎?阿風淡然的笑了笑說,如果我能留下她,我還會讓她走嗎?隨她去吧,或許我給他的呵護的同時也限制了她的自由,而自由,對于她那個年齡的女孩子來說就等同于快樂。多么矛盾啊,幸福但不快樂。

  心力交悴,決然逃離

  她回上海以后,我決定不再跟她聯系。那時侯,我正好也忙于一些事務,暫時放下了這段讓我拿得起卻很難放下的愛情。那段日子,我承認我是孤獨的。每到晚上我都能感覺到孤獨在顫動,孤獨在激憤,孤獨在痛苦,孤獨在悵惘,孤獨在哭泣,孤獨在嘲笑。我突然發現這樣肯定數不清自己的傷口,因為這樣會發現更多的傷口。

  阿風開始狂抽煙,我看了一下煙灰缸,交談不過一個小時已經聚滿了十多個煙蒂。繚繞的煙霧使我看不清他的表情。雖然言語悲戚,但他的語氣卻鎮靜自如,好象在講別人的故事,好象那些曾經痛徹心肺的往事根本與他無關。

  我對她不敢有什么奢望了,但我仍然愛她,仍然記得第一次身著白衣的倩影,臉上掛著天使般的微笑。習慣了用工作來麻痹自己,甚至有一段時間我一直懷疑小雪真的是上天給我派來的一個天使,讓我歡欣地擁抱,卻又愚蠢地失去。沒有她的日子里,生活平淡如一潭死水。我只能說她已經幻化成一種可感可知也可以捉摸的形象,偶爾在心底激起死水微瀾。

  我最終還是得到了小雪的消息。她平靜地告訴我她要回來,要我去火車站接她。我沒有任何猶豫的余地,就好象她從來沒有傷害過我一樣。

  在火車站見到她以后,我看她反映平淡,既沒有很高興,也沒有很悲傷,我實在想不起來她突然回來的理由。看著她這么平靜,我倒懷疑我自己是不是有些不正常,還沒走出火車站,我就接到小雪同學的電話,她告訴我,小雪心情不好,不要惹她不開心。

  一種不詳的預感籠罩著我。這時,小雪也發話了。她說,我暫時不想回家,能不在賓館給我包個房子,我要休息。我像從前一樣答應了她的要求。到了賓館,她說要吃藥,我才知道她剛剛做了流產手術。我沒有說話,當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她也從來沒有跟我談起過這些事情。

  阿風又點上了一只煙。我提醒他,你已經抽了很多。他說,習慣就是索取更多,吸煙跟愛情其實是一個道理。

  過了一個月,小雪的健康完全恢復以后,我把她送回了家。她母親感到非常對不起我,對我說,如果小雪有一個孿生姐妹的話……我不忍聽她把話說完,就起身告辭了。

  我又開始不能平靜了,我重新審視了這一年多來我的所作所為。我得出了一個結論——太容易的幸福,沒人會去珍惜。如果當初在追求小雪的時候稍微動用一點手腕,我就不至于失去她。但是我不能,她是一個可憐的孩子,也是我今生最愛的人,我不能容忍自己對她使用一點手段。但上天弄人,你越是珍惜,越是怕失去的東西,最終你總是得不到。

  我決定離開那個小縣城,因為每一個地方都會讓我觸景傷情,頹然失措。我不可能忍受這種近乎變態的生活,我還年輕,我必須重新去追求另一種東西來填補感情的創傷和空缺。恰好這個時候,我在網上看到了我現在公司的招聘啟事。我試著投份簡歷,結果被錄用了。除了我的家人,我沒有跟任何人打招呼就離開了家鄉。

  阿風終于舒了一口氣。我問她,難道你就不再想她,沒有在想著跟她重續前緣?他鎮定地告訴我,我跟她完全不可能了,她是一個飛累的天使,停在我肩頭休息,注定要飛走的。說玩他呵呵笑了起來,看得出十分勉強。我反問道,這世界上怎么會有天使呢?你不過是在自我安慰吧?他又笑了,如果這個世界有天使的話,我想我應該是有遇到過。

  那時咖啡廳外華燈初上,繁忙的車輛和匆忙的人群上方或許真的有天使微笑著向下張望。


.

  【申明】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許多資源來自網上,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并不代表本站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敬請告知。
作者:不詳 內容來自:網絡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登陸后顯示大名
  • 內容:
  •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qkhfxf.tw) ©2004-2019
  •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email protected]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 马会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