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你永遠的心靈家園! 繁體中文 網站地圖

您現在的位置:筆下文學 >> 大家讀文 >> 名家詩歌賞析 >> 內容

鄭愁予 錯誤

時間:2010-3-27 23:15:46 點擊:45810


鄭愁予 錯誤

    我打江南走過   
    那等在季節里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   
    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作者簡介   
    鄭愁予(1933— ),原名鄒文滔,河北人,中國臺灣當代詩人。其父為‖國 . 民 . 黨‖軍官,詩人青少年時期隨父親奔走于戰場中,在炮火聲中度過。1949年詩人去臺灣,1955年服役。1958年畢業于臺灣中興大學商學院,在基隆港務局任職。詩人從15歲就開始發表詩歌,1956年參與創立現代派詩社,任《現代派》刊物編輯。1968年到美國愛荷華大學學習,畢業獲碩士學位并留校任講師。后任耶魯大學教授。1965年,詩人停止寫作,到20世紀80年代才重操詩筆。有詩集《夢土上》、《衣缽》、《寂寞的人坐著看花》等。詩人有“中國的中國詩人”稱號,其詩風深受宋詞風格的影響。   
    名作賞析   
    鄭愁予的詩和他的名字一樣,輕巧又帶著深深的愁怨,婉轉而藏著一份訴說的衷情。“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江晚正愁予,山深聞鷓鴣。”這是辛棄疾的詞,何等的空寥,何等的愁怨?同時,這正是詩人詩的意境。   
    在詩的開頭,詩人說:“我打江南走過。”簡單的“江南”二字,一下子就將人們帶入充滿詩情畫意的境地——那蒙蒙的煙雨,那翠綠的河岸和靈秀的山水,當然還有深閨和那思念的人兒。然而,詩人心中的江南是消瘦的江南,留下的風景已經變換了數旬,已經如蓮花,在開開落落之間只剩下了一支干枯的荷梗。   
    這是怎樣的季節呢?該是春季吧,早春,一切都在焦急的等待中。東風滯留在遙遠的地方,柳絮在柔柔的柳枝中沉沉睡去,不管人間的等待和夢。在這樣的季節里,在江南那小小的城市的閣樓中,婦人的心扉緊閉,如幽深的青石小巷,籠罩在氤氳的暮色中,寂寞中伴著深深的愁思。   
    一切都靜靜的,連一個足音都沒有。春天或許已經來了,那綠樹和鮮花已經在絢爛地開著了。然而,沒有心靈盼望的足音,春天等于沒來,春色仍藏在深深的帷幕中。“你”的心扉如同那深深庭院的一扇窗扉,緊緊地關著一顆寂寞的心,含著深深的愁怨。南宋著名詞人蔣捷的詞道:“黃花深巷,紅葉低窗,凄涼一片秋聲。”但這首詩里說的不是黃花秋聲,紅葉低窗,是綠柳早春,青石深巷;不是凄涼在心,是相思,是悠悠的哀愁和寂寞。   
    這時,“我”的足音,清脆的馬蹄聲在江南的青石板路上達達而過。這“美麗的錯誤”更生動新穎地寫出了思婦的懷人心情,寫出了那心中的寂寞和盼望。然而,這“美麗的錯誤”使婦人陷入了更深的寂寞中。詩人只是一個過客。詩人走過,留給婦人一份落寞和懷念。正如李清照的詞所說的:“此情無計可消處”,“一種相思,兩處閑愁”。   
    詩歌深得宋詞的長處,意境幽婉而朦朧。詩歌的表現手法純熟,句式整飭,語調輕快,富于節奏感。開頭和結尾的兩句都使用了短句,這恰恰是對過客的描寫:匆匆而來,匆匆而去,來不及停下就消逝在歲月的長河里。中間的句子都是用長句,采用輕俏的詞語,如柔柔的柳枝。那是在寫婦人,悠悠的,如女主人的相思和懷念。詩中的意象都是詩歌手法的表現,比喻也用得恰到好處。


.

  【申明】飛天文學網,筆下文學,許多資源來自網上,供廣大同好欣賞學習,并不代表本站觀點,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到您的權利,敬請告知。
作者:不詳 內容來自:網絡
  • 上一篇:鄉愁 余光中
  • 下一篇:致橡樹 舒婷
  • 共有評論 相關評論
    發表我的評論
    • 大名: 登陸后顯示大名
    • 內容:
    • 驗證碼: 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 飛天文學網 筆下文學(www.qkhfxf.tw) ©2004-2019
  • 本站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站長:[email protected] QQ:84362953 京ICP備12001531號
  • 马会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