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大仲馬



基督山伯爵

 

第二十五章 陌生人

 

  唐太斯急不可耐地等待著黎明的到來,當曙光終于照在了基督山島荒涼的海岸時,唐太斯就爬起來,登上昨天黃昏時他上去過的那塊巖石頂上,極目四望,細察一景一物,但島上依舊昨日那種荒蕪的景象,他回到洞口,搬開那塊石頭,進去在口袋里裝滿了寶石,把箱子盡可能地埋好,又灑了些新土在上面,小心地用腳在上面踩了踩,使各處看來都一樣。然后,走出洞來,把那塊石頭蓋回原處,在上面堆了些破碎的巖石和大塊的花崗石碎片,又用泥土填滿石縫,移了幾棵香桃木和荊棘花種植在這些石縫里,并給這些新移種的植物澆些水,使它們看起來象是很久以來就生長在這兒的一樣,然后擦去四周的腳印,焦急地等待他的同伴回來。他并不想整天地去望著那些黃金和鉆石,或留在基督山島上,象一條龍似的守護著那些沉在地下的寶藏。他現在必須回到現實生活中去,回到人們中去,到社會上去重新獲得地位,勢力和威望,而在這個世界里,只有錢才能使人獲得這一切,——錢是支配人類最有效和最偉大的力量。
  到了第六天,于是他裝出一副艱難的樣子,把他自己拖到了岸邊,當他的同伴來到他眼前的時候,他就說盡管他已覺得好多了,但這次意外給他造成了極大的痛苦。然后他便向他們詢問有關這次航行的情況。走私販子們告訴他,雖然貨是安全地卸到了岸上,但剛卸完,他們就得到消息,說是有一艘警戒船已從土倫港開出來,正扯著滿帆向他們駛來。這使他們不得不盡可能快地避開他們的敵人,他們一路惋惜唐太斯不在船上,因為他那高超的駕船技巧在那種緊要關頭對他們是極有幫助的。事實上,那艘追逐的船差一點追上了他們,幸虧他們當時借助夜色繞過科西嘉海峽,擺脫了追蹤。總的說來,這次各方都挺滿意的。船員們,尤其是雅格布,對于唐太斯沒能和他們同去深表遺憾,不然,他也可以得到一份和他們相等的紅利,每人足足得了五十個畢阿士特。
  愛德蒙仍然不露聲色,盡管他能想象到,只要離開這個小島他就可以得到多大的好處,但他仍不露一絲微笑。畢竟少女阿梅麗號到基督山島來是專為來接他的,他當晚就上了船,和船長一同繼續向里窩那駛進。到了里窩那,他走進了一個做珠寶商的猶太人的店里,拿出了四顆最小的鉆石,每顆賣了五千法郎。起初唐太斯還擔心這樣值錢的珠寶拿在象他這樣窮苦的水手手里也許會引起別人懷疑,但那精明的買主對于這筆他至少可以賺到四千法郎的交易并沒提出任何疑異。
  第二天,唐太斯買了一艘全新的帆船送給了雅格布,另外還送了他一筆一百畢阿士特,使他可以雇一批合適的船員和購辦其他必要的配備,不過附帶了一個條件,就是必須馬上到馬賽去打聽一個名叫路易·唐太斯,住在梅朗巷的老人,和一個住在迦太羅尼亞人村,名叫美塞苔絲的年輕姑娘。
  這次可輪到雅格布以為自己在做夢了。唐太斯告訴他,他之所以當了一名水手,完全是出于他的怪癖,他和他的朋友們賭了一口氣,因為他們不許他稱心如意的花錢。這次到了里窩那,他得到了一大筆財產,是他的一位叔父遺贈給他的,他是他叔父唯一的繼承人。唐太斯所表現出的優良教養使這番話聽來極其可信,所以雅格布絲毫也沒懷疑它的真實性。愛德蒙在少女阿梅麗號上的服務合同已到期了,他去和船長告別時,后者最初竭力想挽留住他,但在聽說了那遺產的事以后,也就不再強求了。第二天早晨,雅格布揚帆向馬賽駛去,唐太斯和他約好在基督山島相會。
  目送雅格布出港遠去以后,唐太斯就又回到少女阿梅麗號上去作最后的告別,他贈送了許多禮物給船員,船員們一致祝他好運。對于他的一切都表示熱切的關注。至于船長,他答應在他決定了未來的計劃以后就寫信告訴他。這一幕告別結束以后,唐太斯就去了熱那亞。當他到達那兒的時候,一艘小游艇正在港灣里試航。這艘小游艇是一個英國人定制的,他因為聽說熱那亞人是地中海沿岸制造快航帆船的行家里手,所以很希望得以證實一下。于是那英國人和熱那亞船商講定的價錢是四萬法郎。唐太斯愿出六萬法郎買下它,條件是必須立刻把船交給他。定造這艘游艇的那個人已到瑞士去旅行了,要過三四個星期才能回來,在這期間,船商估計可以另造一艘。
  所以這筆交易就談成了。唐太斯把船商帶到一個猶太人的家里,和猶太人到一間很狹小的后客廳里單獨談了幾分鐘,回來的時候,猶太人就數了六萬法郎給了造船商。
  造船商主動提出給那艘小帆船配備一個水手班子,但被唐太斯婉言謝絕了。他說他慣于獨自航行,他惟一的希望就是造船商能在他船艙的床頭設計安裝上一個秘密柜,柜里要有三個暗格。他說了這些暗格的尺寸,第二天就做好了。
  兩小時以后,唐太斯便在眾多好奇者的目光下駛出了熱那亞港口,那些人都出于好奇,想來看看這位喜歡親自駕船的,有錢的西班牙貴族。唐太斯駕船應付自如,他不用離開舵,只需輕輕撥一下舵柄,就可使他的游艇按他的意愿行駛。它真象是一個小精靈,只要一點輕微的指示,就會立刻服從。唐太斯把他這艘美麗的船略試一試,便信服了,熱那亞人不愧有世界上一流造船好手的美譽。好奇的人們望著這艘小帆船,直到它消失在他們的視野之外,然后他們轉過身來,紛紛猜測它可能去的目的地。有些人堅持說它是到科西嘉島去的,有些人則堅持說是厄爾巴島。有些人打賭說它一定到西班牙去,而有些人則固執地以為它是到非洲去的。但誰都沒有想到基督山島。
  可是,唐太斯所去的地方正是基督山島。他在第二天傍晚就到了那里。這是因為他的游艇的確是一艘一流的帆船,從熱那亞到這兒的航行只花了三十五小時。唐太斯仔細地觀察了一下岸邊的情況,他沒在老地方靠岸,卻在小灣里拋了錨。小島上空無一人,自從他上次離開以來,似乎再也沒人來過。他的寶藏仍和他離開它的時候一樣。第二天一早,他就開始搬運他的財富,在夜幕落下以前,他那筆龐大的財富已全部安全地藏進了他的秘密柜的暗格里。
  一個星期過去了。唐太斯用這一段時間反復研究他的游艇,象個老練的騎師研究他那將委以重任的駿馬一樣。終于他完全摸清了游艇的優點和缺點,他準備盡量發揮其優點,彌補其它的缺點。
  到第八天,他看見有一艘小帆船扯滿了帆正向基督山島駛來。當它駛近些的時候,他認出那正是他送給雅格布的那艘船。他立刻向它發出了一個信號。他的信號得到了答復,兩小時后那艘小帆船靠在了游艇旁邊。唐太斯急切地提出的問題得到的都是悲哀的答復。老唐太斯死了,美塞苔絲失蹤了。唐太斯神態很鎮靜地聽完了這些傷心的消息,但當他上岸去的時候,他示意不愿有人去打擾他。兩小時后,他回來了。雅格布的船上調了兩個水手到游艇上,協助駛船,于是他下令把船直向馬賽駛去。他父親的死多少是在他意料之中的,但美塞苔絲究竟怎么樣了呢?
  唐太斯因為不想泄漏他的秘密,所以就無法給手下人以明確的指示。而且,他很想了解一些詳情,而那樣,他只有親自去調查了,上次他在里窩那照鏡子以后便很放心了,知道決不會有被人認出的危險,況且,他現在可以隨心所欲地打扮自己。于是,在一個晴朗的早晨,他的游艇,后面跟著那艘小帆船,勇敢地駛進了馬賽港,不偏不倚地在那個值得紀念的地點前面拋了錨,那就是他終生難忘的那一夜,當他被兵挾上船,被押解到伊夫堡去的那個碼頭。當看到一個憲兵駕著一艘檢疫船駛來的時候,唐太斯不由地打了一個寒顫。但憑借他和法利亞相處時所獲得的那種自持力,他冷靜地拿出了他在里窩那買來的英國護照,當時,英國護照在法國比我們本國的護照更受尊重,所以憑借那個外國護照,唐太斯毫無困難的上了岸。
  當唐太斯走在卡尼般麗街上的時候,第一個引起他注意的是一個法老號上的船員。這個人曾在他手下干過,愛德蒙一看見這個人就大聲叫住了他,想借此對自己外表上所起的變化作一番精確的考驗。他徑直地向他走過去,提出了許多的問題,一邊問一邊小心地觀察那人的面部表情,但不論從言談上或神色上,都一點也看不出對方似乎認識眼前同他談話的這個人。唐太斯給了那水手一枚金幣,以答謝他提供的情況,然后繼續向前走去。但他還沒走出幾步遠,就聽到那個人又追上了他。唐太斯轉過身去。“對不起,先生,”那個誠實的人幾乎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我想是你弄錯了,你本來是想給我一個四十蘇的角子,而你卻給了我一個雙拿破侖[拿破侖時代的一種金幣,價值四十法郎]。”
  “謝謝你,我的好朋友。看來我是有點弄錯了,但你的這種誠實的精神該受到獎賞,我再給你一個雙拿破侖,請你拿去和你的同伴們一起為我的健康干一杯吧。”
  那水手驚詫不已,甚至都沒想到謝謝一聲愛德蒙,只帶著說不出的驚訝凝視著他那逐漸遠去的背影。最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再看一看他手中的金幣,回到了碼頭上,自言自語的說:“這是印度來的一個大富翁。”
  唐太斯繼續向前走去。他每邁出一步,自己的心上就添上一個新的感觸。在他的記憶中,最初和最不可磨滅的,就是這個地方。他所經過的每一棵樹,每一條街,都無一不喚起他對那親切而珍愛的往事的回憶。當他走到諾黎史路的盡頭,望見梅朗巷的時候,他感到雙膝在發抖,差一點跌倒在一輛馬車的車輪下。最后,他終于走到了他父親從前住過的那座房子前面。
  那善良的老人所喜歡的牽牛花和其他花木,以前曾盤繞在他的窗前,現在一看那座房子的上面,什么都不見了。唐太斯靠在一棵樹上,對那座可憐的小房子凝視了許久,然后他才走到門口,問這座屋子是否有空余房間出租。雖然得到了否定的答復,他還是熱切地懇求允許他去看一下六樓上的那些房間,看門人就上去問那兩個房間的房客,是否允許一個陌生人來看一下房子。房客是一對剛在一星期以前結婚的青年夫婦,唐太斯看著他們,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這層樓只有這兩個小間,房間里已找不到一點兒老唐太斯留下的任何痕跡了連墻紙都與以前不同了。舊時的家具,在他的童年時代是這樣的熟悉,一桌一椅都深深地刻在他的記憶里,現在卻都不見了,只有四面的墻壁依然如舊。眼前這對居民的床,仍然放在這個房間以前那個房客放床的老地方。愛德蒙雖極力抑制著自己的感情,但當他一想到那個老人曾躺在這個位置徒然地呼喚著他的兒子的名字而斷氣時,他的眼睛里不由自主地涌滿了淚水。那對青年夫婦看到這位面色嚴肅的人淚流滿面,覺得很驚奇,但他們感到他的悲傷里有一種莊嚴的滋味。就克制住自己,不去問他。他們讓他獨自發泄他的悲哀。當他退出去的時候,他們一齊陪他下樓,并向他表示,只要他愿意,他隨時都可以再來,再三向他保證,他們這小屋是永遠歡迎你的。當愛德蒙經過五樓的時候,他在一個房間門口停了下來,詢問裁縫卡德魯斯是否還住在那兒,得到的答復是,那個人境況很困難,目前在比里加答到布揆耳的路上開了一家小客棧。
  唐太斯問清了梅朗巷這座房子房東的地址,就到了那里,以威瑪勛爵的名義(這是他護照上的姓名和頭銜)買下了那座小房子,出價是二萬五千法郎,至少比它本身的價值超出了一萬法郎。但即使房東要十倍于他所討的數目,那筆錢他也會毫無疑問地拿到的。那所房子現在是唐太斯的產業了,就在當天,六樓的房客得到一份辦理轉移房契手續的律師的通知,說是新房東讓他們隨意在這座房子里選擇一套房間來住,一點也不加房租,唯一的條件是他們得讓出現在所住的那兩個小房間。
  這件怪事成了梅朗巷附近好奇的人們的談話資料,人們作了種種猜測,但沒有一種是猜對的。而使人們最為驚奇的,并使一切推測都落了空的,是這位曾在早晨去訪問過梅朗巷的怪客,傍晚時竟有人看到他在迦太羅尼亞人住的小村莊里散步,后來走進了一個窮苦的漁夫的茅舍里,在那里消磨了一個多鐘頭,他所詢問的人,不是已經去世,就是在十五六年前就離開了。第二天,被走訪過那戶人家收到了一份可觀的禮物,包括一艘全新的漁船和各種大大小小的優質漁網。收到這份厚禮的人家自然很歡喜,很高興能向這位慷慨的賜主表示他們的謝意,但他們看到他離開茅屋以后,只對一個水手吩咐了幾句話,便輕輕地躍上馬背,順著埃克斯港離開了馬賽。
  (第二十五章完)

 


 

马会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