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我用殘損的手掌


我用殘損的手掌


  我用殘損的手掌

  摸索這廣大的土地:這一角已變成灰燼,
  那一角只是血和泥;這一片湖該是我的家鄉,
  (春天,堤上繁花如錦障,嫩柳枝折斷有奇異的芬芳)
  我觸到荇藻和水的微涼;這長白山的雪峰冷到徹骨,
  這黃河的水夾泥沙在指間滑出;江南的水田,
  你當年新生的禾草是那么細,那么軟......現在只有蓬蒿;
  嶺南的荔枝花寂寞地憔悴,盡那邊,
  我蘸著南海沒有漁船的苦水......
  無形的手掌掠過無限的江山,手指沾了血和灰,手掌粘了陰暗,
  只有那遼遠的一角依然完整,溫暖,明朗,堅固而蓬勃生春。
  在那上面,我用殘損的手掌輕撫,像戀人的柔發,嬰孩手中乳。
  我把全部的力量運在手掌貼在上面,寄與愛和一切希望,
  因為只有那里是太陽,是春,將驅逐陰暗,帶來蘇生,
  因為只有那里我們不像牲口一樣活,螻蟻一樣死......
  那里,永恒的中國!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马会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