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傳記系列——

 

 

 

 

文學藝術家卷——列夫·托爾斯泰

陳殿興   編著

第十九章  編寫《識字課本》



 

  寫完《戰爭與和平》后,托爾斯泰感到十分疲倦。他常常跟孩子們一起騎馬、游泳、滑冰。

  他想寫東西,但寫不出來。他曾試圖構思一部取材于彼得大帝時代的長篇小說。他以其特有的認真態度著手研究彼得大帝時代的材料。但始終未能寫下去。

  寫不出東西來,他十分苦惱。他的夫人回憶說,托爾斯泰對她說,“他的無所事事不僅使他在我面前,而且也在人們面前,在所有人面前感到羞愧。”

  于是他就如饑似渴地讀書。讀叔本華、康德的哲學著作,讀莎士比亞、歌德、莫里哀、普希金、果戈理的文學作品。企圖通過讀書來補充精神食糧。

  于是他就學古希臘文。學得很認真。托爾斯泰1871年1月寫信給費特說他“每夜在夢里講古希臘文”。他的內弟斯捷潘在回憶錄里說:“我知道得很清楚,他在三個月里學會了古希臘文,并通讀了希羅多德①的作品,而在這以前他對古希臘文是一竅不通的。那時他在莫斯科待了一陣子,曾經去拜訪過卡特科夫高等政法學校的希臘文教授——已故的列昂季耶夫,向他談自己對希臘古典文學的印象。列昂季耶夫不相信這么快就能學好古代語言,就提議跟他一起讀一本打開的書。在三個地方,他們對原文的理解產生了分歧。經過查證,教授只得承認托爾斯泰的理解是正確的。”
①希羅多德(約前484—約前425)古希臘歷史學家。

  看來托爾斯泰只顧埋頭寫作、讀書、學習,長期以來對自己的夫人是關心不夠的。他的夫人整天照管孩子、忙家務,累得筋疲力盡,感到十分厭倦。她有時想過過城市生活,聽聽音樂、看看戲,消遣消遣,可是辦不到。她在丈夫身上找不到足夠的體貼。她努力去接近丈夫的事業,但也不是總能理解他。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免不了要常常吵架。但好在吵完就完了,像婚后那樣。

  托爾斯泰這時一直生病,一會兒牙痛,一會兒腳痛,春天還不斷干咳,身體十分衰弱。在妻子長期勸說下,托爾斯泰決定重視自己垮下去的身體。1871年6月10日,他和內弟一起去薩馬拉用馬奶酒治療。可是去了一個多月,7月20日,他在給妻子信里就表示非常想家,急著要回來。

  這次薩馬拉之行的結果,托爾斯泰在薩馬拉省祖盧克縣用兩萬盧布便宜地買了2500俄畝土地。

  看來托爾斯泰是個閑不住的人。他終于找到了值得他全力以赴的事業——編寫《識字課本》。

  托爾斯泰在教兒子學習時發現教科書不完善和閱讀材料缺乏,感到吃驚。他又對教育學發生了興趣。他決心編寫一套《識字課本》。

  1871年9月,托爾斯泰開始編寫《識字課本》。未經修改的第一版《識字課本》是按下列順序組成的:第一部分——字母表、讀寫訓練;第二部分——《閱讀園地》;第三部分按照托爾斯泰設計的特別體系講授教會斯拉夫文;第四部分——算術,數字的古斯拉夫寫法、羅馬寫法、阿拉伯寫法。

  托爾斯泰收進書里的故事,都很有趣,富于藝術性,而且內容深刻。

  凡是給他留下印象的東西,他都回憶起來,收進書里:俄國民間故事、雨果長篇小說《悲慘世界》中的《主教和強盜》、伊索寓言、普盧塔克①的一些作品、印度土耳其阿拉伯民間故事、安徒生童話和托爾斯泰自己的兩篇長的和許多短的短篇小說。其中《高加索俘虜》曾刊登在斯特拉霍夫編的《曙光》雜志上,小說以其藝術上的完美受到評論家的好評。
①普盧塔克(約46—119后)對16—19世紀初的歐洲影響最大的古典作家之一。

  一位未署名的作者在《環球畫報》上寫道:“《高加索俘虜》是用一種完全特別的新的語言寫成的。敘述簡潔被放到了第一位。沒有一個多余的詞,沒有一點藻飾。……這篇小說藝術上的樸素無華達到了爐火純青、登峰造極的境界。”

  托爾斯泰還制訂了《識字課本》的教學法,他稱之為“拼音法”,以區別于當時政府推行的“單音法”,即不是讓學生一個字母一個字母地單獨學發音,而是讓學生把輔音同元音拼到一起學。

  托爾斯泰在《課本》的后記里強調了他六十年代辦學的一些原則:

  “若要學生學習成績好,就必須使他愛好學習,而為了使他愛好學習,就必須:

  1講授的課程要明白、有趣;

  2學生必須處于最佳精神狀態;

  而為了使學生處于最佳精神狀態,又必須:

  1)學習場所沒有新的、不熟悉的東西和人;

  2)學生在老師或者同學面前不羞怯;

  3)[至關重要]學生不必擔心學習不好,就是說不擔心不懂功課而受罰。人的智力只有在不受外界壓力時才能充分發揮出來。”

  接著,托爾斯泰談到不能使學生疲勞過度以及因材施教等問題。

  托爾斯泰對編寫這套識字課本的意義和艱巨性是有足夠估計的。

  1872年4月,他給堂姑亞歷山德拉·安德烈耶夫娜寫信說:

  “以后的工作將越來越多。假如二十年前有人對我說:你把自己二十三年內的工作訂出來。我即使絞盡腦汁,也訂不出三年的工作來。而現在我就是學會分身法,分成十個人,每個人活一百年,事情也做不完。

  我的《識字課本》一方面在排印,另一方面又在編寫增刪。單是這《識字課本》就夠干一百年。為了要編寫這套教材,要懂得希臘文學、印度文學和阿拉伯文學,要有自然科學、天文學和物理學知識,還要在語言上下巨大的功夫。應當把一切都弄得優美、簡潔、樸實,尤其重要的是清楚。”

  托爾斯泰對算術教學也有獨到見解,他也編寫了算術教材。

  為了檢驗自己的理論,1872年1月,托爾斯泰重新在莊園里辦起了一所學校。大家為托爾斯泰的熱情所感染,都情不自禁地紛紛參加教學工作。除了托爾斯泰以外,他的妻子、孩子還有內弟都給農民的孩子上課。托爾斯泰的孩子們跟農民的孩子們建立了親密的友誼。

  課堂氣氛非常活躍,學生們學得積極主動。學習效果顯著。托爾斯泰夫人1872年2月2日給妹妹的信里說“全體學生用一個星期就學會了字母和拼音”。

  但這套《識字課本》出版后并沒有得到預期的好評,書沒有售完。

  由于托爾斯泰不同意科學的啟蒙作用,《識字課本》反對新教育學的基本原則和方法,因此遭到一些進步教育學家的反對。但《識字課本》確有可取之處,它擺脫了新教育學的機械方法,其中很多經過改編的民間故事都富于藝術性,語言簡潔、明確、生動。對于所受到的挫折,托爾斯泰雖然努力寬慰自己,但仍然不能不感到難受。

  但托爾斯泰并不甘心失敗。

  1874年1月15日,他在莫斯科普及教育委員會發表演說,為自己的教學法進行辯護。他建議在莫斯科選擇兩所學校,一所按“單音法”教學,一所按托爾斯泰的“拼音法”教學,進行試驗。他的學生莫羅佐夫參加了這次試驗,但沒有取得預期的效果。兩種教學法的主張者仍然各執己見。

  老天不負苦心人。托爾斯泰把《識字課本》作了刪節,改名為《新識字課本》連同四冊《閱讀園地》一起再版,終于取得成功,發行數百萬份,暢銷全俄國,在托爾斯泰生前就印行了30多版。數十萬俄國兒童用《新識字課本》學習讀寫。深受學生和教師的歡迎。

  讀到這里,讀者也許要問:托爾斯泰為什么這么重視民眾的教育工作呢?

  1874年12月,他在給堂姑亞歷山德拉·安德烈耶夫娜的信里有段話說得很好,讀者從中不難得到答案。他說:“我不講大道理,但是每當我走進學校,看到閃著一雙雙亮晶晶的眼睛、天真爛漫、身上穿著破衣服、滿身泥污、瘦骨嶙峋的孩子們時,心中便興起一陣驚慌和恐怖的感情,就像看到行將淹沒的人一樣。啊,天哪!得設法把他們救出來,有的先救,有的后救。而且被淹沒的正是兒童身上常常引人注目的最寶貴的精神財富。我要使民眾受教育的目的,只是為了挽救那些行將淹沒的普希金們、奧斯特羅格拉德斯基①們、菲拉列特②們和羅蒙諾索夫們。這樣的人材每所學校都多得很。”
①奧斯特羅格拉德斯基(約1801—1862)俄國數學家。
②菲拉列特(當僧侶前姓名:羅曼諾夫,費奧多爾·尼基季奇)(約1554/1555—1633)俄國政治活動家、總主教(1619年起)。

 



 

 

 

马会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