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傳記系列——

 

 

 

 

文學藝術家卷——列夫·托爾斯泰

陳殿興   編著

第二十三章  民間故事和《黑暗的勢力》



 

  托爾斯泰一直關心民眾的啟蒙教育工作。早在多瑙河部隊服役時,他就想創辦一種以教育士兵為宗旨的雜志;1860年代初,他曾拿出許多精力和財力辦學辦雜志。

  1884年初,他產生了一個想法,想出版優秀通俗讀物以滿足廣大群眾對精神食糧的需求。當時供給俄國老百姓看的通俗讀物不僅內容貧乏、文字粗俗而且裝禎也十分簡陋。有一天一個農民把自己一箱子藏書拿出來給托爾斯泰看。里面有《圣徒言行錄》、《教義問答》、《國文》、《歷史讀本》、《地理讀本》、《俄羅斯公報》、加拉霍夫文選和幾部長篇小說。他并且對托爾斯泰談了對每種書的看法。這促使托爾斯泰又考慮起出版優秀通俗讀物的問題來。

  1884年2月17日,托爾斯泰寫信給切爾特科夫說他對出版書籍教育俄國人民問題越來越感興趣了。

  1884年11月,切爾特科夫找出版商塞京商量出版優秀通俗讀物問題。由于設想新穎,有利可圖,再加上許多著名作家、畫家如托爾斯泰、列斯科夫、加爾洵、柯羅連科和畫家列賓、克拉姆斯科伊等參加撰稿,所以塞京猶豫一陣之后便同意出每100冊80戈比的廉價書以便在人民中間傳播。可能就在這時成立了媒介出版社。

  由于編者、作者的努力,再加上內容通俗、物美價廉,媒介出版社的圖書很快就贏得了廣大讀者的信賴。僅頭四年就發行圖書1200萬冊,出版了許多作家的優秀作品。10年中間出版了250多種作品,其中托爾斯泰的作品占了44種。

  從1884年到1886年,托爾斯泰為媒介出版社寫了許多民間故事。

  這些故事的情節大部分不是獨創的,有些來源于民間傳說,有些來源于神學著作,也有些是現成作品改編的(他有一次把《俄羅斯工人》雜志上刊登的一篇小說《馬丁叔叔》改編成了一個故事,改名叫《哪里有愛,哪里就有上帝》;他不知道這篇小說是法國作家塞楊斯在1880年寫的,當塞楊斯1888年指控他抄襲時,他很難過,立即道歉)。這些故事內容大多滲透著宗教倫理思想和美化宗法制古風遺習的傾向,但某些作品也具有積極意義,如《一個人需要很多土地嗎?》譴責土地私有,《兩個老頭》批判私有財產《蠟燭》反映人民的反抗情緒,等等。總的來看,這些故事都以情節緊湊、語言簡樸著稱。從風格看,這些故事接近民間口頭創作。

  1886年1月18日,托爾斯泰一家遭到新的不幸。受到全家寵愛的四歲的小兒子阿廖沙因患喉頭炎夭折了。

  7月,托爾斯泰往大車上裝干草時摔傷了腳。本來以為傷勢不重,但腳卻厲害地痛起來,而且發著高燒:他患了丹毒性炎癥,在床上躺了兩個月。夫人日夜看護他。她在日記里寫道:“我日夜看護他;我有了一件如此幸福無疑的事情可干了——這是我能干好的惟一的事情。這是為了我所愛的人作出的犧牲。越是困難,我就越感到幸福。現在他會走路了,幾乎痊愈了。他讓我感覺到他再也不需要我了,于是我又被當作一件無用的東西拋開了。現在期待于我并要求我做的,正像生活中、家庭中通常的情況一樣,就是要胡里胡涂而又無法辦到地放棄財產、信念、孩子們的教育和福利,而且即使成千個具有這些信念的人也做不到。”

  這個時期有兩家人跟托爾斯泰家來往密切。一家是奧爾蘇菲耶夫一家。在奧爾蘇菲耶夫家里,托爾斯泰能得到休息,所以有時候為了躲開大量的來訪者或是自家環境,托爾斯泰就帶著女兒塔尼婭到他們莊園去住一段時間。另一家就是斯塔霍維奇一家。斯塔霍維奇先生擅長朗誦。

  他朗誦奧斯特洛夫斯基或果戈理的作品時,托爾斯泰往往聽得入神。

  1886年秋,斯塔霍維奇在托爾斯泰家里朗誦奧斯特洛夫斯基的劇本《切勿隨心所欲》。他的這次朗誦給了托爾斯泰靈感,他走之后,托爾斯泰就寫了個劇本。這就是《黑暗的勢力》。早在這年8月,“優伶”劇團就來信跟他要劇本。可能從這時候起托爾斯泰就醞釀寫劇本了。也可能他摔傷了腳長期臥床不起,回憶長久積累在腦子里的素材,偶爾想到了1880年圖拉地區檢察官達維多夫跟他講的一個案子。托爾斯泰自己也對《新聞報》記者說過:“《黑暗的勢力》的情節幾乎全部取材于圖拉法庭審理的真實案件;在這個案件里跟在《黑暗的勢力》里一樣,一個農民殺死了跟妻子帶來的女兒通奸所生的孩子,而在這個女兒的婚禮上當眾懺悔……毒死丈夫這個情節是我加上的,但是甚至一些主要人物也都有現實根據。”

  11月底,《黑暗的勢力》送交書刊檢查機關審查。審查機關以劇本“淫穢而且沒有文學性”為由不準付印。其實他們害怕的是,劇本以不可思議的力量表現出人類作出的任何懲罰都是沒有道理的;與上帝的懲罰相比、警察、監獄、苦役沒有什么意義。

  但是上文提到的斯塔霍維奇對《黑暗的勢力》卻極為欣賞。他常在彼得堡的高官顯貴家里朗誦它。1887年1月27日,他在亞歷山大三世的密友沃龍佐夫-達什科夫伯爵家里朗誦《黑暗的勢力》時恰巧皇帝亞歷山大三世也在場。他這樣回憶那天的情景:

  “第四幕給人產生了強烈的印象。可以看出,他抓住了在座全體聽眾的心。朗誦休息時,眾口一詞加以贊揚。五幕讀完,全都默默無語。

  皇帝開口說:

  “‘真是佳作!’

  “這一句話打開了大家的話匣子。……佳作!佳作!周圍爆發出一片贊美聲。”

  有了皇上的贊揚,亞歷山大劇院便立即準備上演這個劇本,已經排練了17次。劇院還派人到亞斯納亞·波利亞納考察農民生活環境。

  同時,《黑暗的勢力》收進托爾斯泰夫人編訂的全集,由媒介出版社出版,初版印了12000冊,后來加印20000冊,最后又印了40000冊。

  出版管理總局局長費奧克蒂斯托夫得知皇上對《黑暗的勢力》有好評并批準亞歷山大劇院上演,便寫信給神教院總檢察長波別多諾斯采夫。而波別多諾斯采夫便奏請皇上收回成命,禁止亞歷山大劇院上演該劇。他對皇上說:

  “該劇于帝國各劇院上演之日必將是我國舞臺急劇墮落之時。”皇上不愿得罪波別多諾斯采夫,便批準奏章,說:“鑒于該劇過分現實且其情節令人恐怖,不準上演該劇。”

  劇本在俄國禁止上演,但在西歐從1888年開始便風行于法國、瑞士、意大利等國。

  《黑暗的勢力》直到1895年才被允許在俄國上演。

 



 

 

 

马会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