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傳記系列——

 

 

 

 

文學藝術家卷——列夫·托爾斯泰

陳殿興   編著

第二十五章  性問題小說及其他



 

  1888年春天的夜晚,托爾斯泰莫斯科住宅里來了幾個客人。其中有畫家列賓,有演員安德烈耶夫-布爾拉克,有音樂學院的一個學生,有托爾斯泰的兒子安德留沙和米沙的老師,有小提琴手拉索托。大家要求托爾斯泰的大兒子謝爾蓋跟拉索托演奏幾支曲子。

  兩個青年演奏了貝多芬的一首獻給克萊采的奏鳴曲,大概演奏里充滿了激情。托爾斯泰特別喜歡的這首奏鳴曲的第一部分給了大家強烈的印象。他們談起來,說最好由托爾斯泰寫一篇以克萊采奏鳴曲為題材的小說,由列賓作插圖,讓安德烈耶夫-布爾拉克演出。這個想法當時沒有實現:不久,安德烈耶夫-布爾拉克去世了。但托爾斯泰卻在繼續構思。

  很難說,創作《克萊采奏鳴曲》的念頭是什么時候開始的:是在這個晚上受到音樂的感染之后呢,還是在更早些時候——1870年代。那時他寫好了《殺妻兇手》的草稿之后就撂下了。托爾斯泰夫人1890年12月28日的日記里說,這篇小說的故事情節是安德烈耶夫-布爾拉克提供給他的。安德烈耶夫-布爾拉克把有一次坐火車聽一位先生講的妻子背叛丈夫的故事講給了托爾斯泰。托爾斯泰就把這個故事當作了《克萊采奏鳴曲》的情節。

  1889年4月3日,托爾斯泰在斯帕斯克村烏魯索夫家作客時,早晨起床后想寫點新東西,把已開始寫的所有小說的開頭部分重讀了一遍,最后決定寫《克萊采奏鳴曲》。4月5日,他在日記里寫道:“《克萊采奏鳴曲》寫了很多,而且寫得不壞。”

  托爾斯泰寫《克萊采奏鳴曲》里主人公同妻子的關系時,把他和夫人共同生活中出現的問題寫進去了,把夫人身上的一些特點安到女主人公身上。這自然引起了夫人的不滿。

  托爾斯泰對夫人的態度大體上像他在一篇日記里寫的那樣:“愛情是沒有的,只有肉體上的性交需要和理性上的對生活伴侶的需要”。

  1890年2月25日,刊登這篇小說的《托爾斯泰全集》第十三卷被查禁了。托爾斯泰夫人寫信給內務大臣要求取消禁令,未能成功。最后她到彼得堡去當面請求皇上批準小說出版,結果獲得批準。這已是1891年4月的事了。

  性的問題在整個這時期是托爾斯泰經常考慮的問題。他自己是過來人,一生都在跟****的引誘作斗爭,深知這種引誘會導致人犯罪,甚至完全墮落。他一寫完《克萊采奏鳴曲》,1889年11月10日,午后開始寫《弗里德里克斯的故事》(這是《惡魔》最初的標題)。在兩個星期里寫出了這篇中篇小說的草稿。在這篇小說里,他描寫了一個人對一個農婦的野獸般的情欲以及他同這情欲所做的斗爭。情節是小說的主角的姐姐講的,實有其事。這事就發生在她弟弟身上。但是里面也有托爾斯泰自己當年狂戀農婦巴濟金娜的影子。草稿寫成之后,托爾斯泰就幾乎再沒碰它,直到20年后才寫了新的一稿,定稿時才把標題改為《惡魔》。

  這篇小說,托爾斯泰一直瞞著夫人,沒讓她看到,怕她嫉妒。

  在這段時間里,即1889—1890年間,托爾斯泰重新回到小說《謝爾蓋神父》上來。這篇小說的大綱托爾斯泰早在1890年2月3日給切爾特科夫的信里已寫出來了。小說寫的是一個以圣潔的生活而著稱的僧人被女人引誘而墮落的故事。關于《謝爾蓋神父》,他在日記里有這樣一些記載:

  1890年7月14日:“想重新開始寫《謝爾蓋神父》。”

  8月3日:“思路清晰。”

  8月18日:“這個故事越來越深地吸引著我。”

  《謝爾蓋神父》是1898年才寫成的。寫了這么長的時間,表明這個主題托爾斯泰很感興趣,然而又很難用藝術手法體現出來。思想家的托爾斯泰和藝術家的托爾斯泰的活動中兩種極端矛盾的傾向交叉到一起。

  一方面,他覺得修道院的修行可以解決世俗生活的各種矛盾;另一方面,他又認為隱修生活是違反人的天性的,使他特別憤慨的是,僧侶們是靠別人的勞動生活的。他筆下的修道院并沒有擺脫世俗的誘惑,不過使這種誘惑帶上了極端變態的形式。

  托爾斯泰這時考慮寫的作品不少。他開始寫科尼講給他的那個故事。他把這個故事叫做《科尼的故事》,后來改為《復活》。他寫了一陣就放下了。

  1886年秋,托爾斯泰想寫一部喜劇,擬了兩個提綱。但沒有寫完就放下了。直到1889年3月底才重新開始寫。大女兒塔尼亞和大兒子謝爾蓋從國外回來,塔尼婭發起要在亞斯納亞·波利亞納演劇,請父親允許演他的喜劇。于是托爾斯泰便把喜劇拿出來修改,用三天時間修改完了。

  這就是《教育的果實》。演員和導演都由自家人和親朋好友擔任。在排練過程中,托爾斯泰常從演員手中把劇本拿到書房去修改。舞臺搭在客廳里,從圖拉來了許多觀眾。演出獲得了巨大成功,有些地方使觀眾笑得直不起腰來。1890年,圖拉地區法院院長達維多夫在圖拉市演出這個喜劇為教養所募捐。4月19日,在皇村上演為城市貧民募捐,皇帝皇后也出席觀看了,可是皇上卻認為此劇不宜在舞臺演出。檢查機關便根據這道圣旨只允許業余演出。直到1894年才允許這部喜劇在俄國所有劇院上演。

 



 

 

 

马会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