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傳記系列——

 

思想家卷——蘇格拉底

劉以煥 王鳳賢   編著

第一章  從容服鴆安然棄世



引言



  恩格斯說:“……沒有希臘羅馬奠定的基礎,就沒有近代的歐洲①。”英國詩人雪萊也說過:“我們都是希臘人,我們的文學,我們的宗教,我們的藝術都植根于希臘。”在古代希臘,各個領域都有極其光輝卓越的成就,特別是當時的文化藝術更是豐富多彩,正如馬克思所說:“它們還繼續供給我們以藝術享受,在某些方面還作為一種標準和一種不可企及的規范。②”爾后,西哲羅哲又說:“從古希臘那里,我們引導出文學、藝術、哲學和純數學,以及我們外貌中的文雅部分。”關于哲學,恩格斯還說過:“在希臘哲學的多種多樣的形式中,差不多可以找到各種觀點的胚胎、萌芽。”③泰西具有極其深遠影響的“希藝復興”,其主旨及主要內容就是復興古代希臘的文藝。由此可見,古希臘化,其中也含哲學,開西方近代文明的先河。
①恩格斯:《反杜林論》,人民文學出版社,1962年,168頁。
②《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論文藝》,人民文學出版社,65頁。
③恩格斯:《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卷,368頁。

  古希臘文明中哲學是十分重要的組成部分。古希臘的哲學由神話發端,這是有關哲學發生學的共識。最早記載奧林匹斯山諸神的神話是荷馬的史詩及赫西俄德的《神譜》。據說,荷馬是公元前850年的人,他的兩大史詩:《伊利亞特》及《奧德賽》中所敘述的故事在此之前已經流傳幾百年了。赫西俄德,相傳,也是與荷馬同時代的人,他的《神譜》中所記述的諸神也已流傳了幾百年。從發生學視角來察審,由于人們好奇產生了哲學。宇宙間的各種現象,各種各樣,千奇百怪,而且還變幻難測,人們對之百思不得其解。于是對這些產生了好奇心,設立各種題目,對之溯本求源,不斷地深入追究,“哲學”就這樣產生了。“哲學”一詞,按古希臘文組詞的兩部分來詮釋,就是“愛”和“智慧”。西哲柏拉圖說過:“只有那些天分極高的人,更富于神秘的人,才能發現這類事物,適當地分析它們,理解它們。①”柏拉圖的高足亞里士多德干脆將“愛智慧”與“愛奧秘”作為同義語對待,這樣,“哲學”與“神學”就契合了。古希臘哲學由此起始。第一階段(公元前8-公元前6世紀)是從古希臘哲學的產生起到智者活動時期止。這是早期的希臘哲學,人們通常稱之為蘇格拉底前的哲學。在這一時期里,古希臘的先哲們主要把精力集中在對宇宙萬物自然的探討,為此,人們稱這些哲人為自然哲學家。隨即,智者提出了“人是萬物的尺度”,中心從神轉到人,這是對宗教,也就是對神的絕對的挑戰。在這一階段中,哲學對于宗教,當然涉及到神,起到了積極的破壞作用。第二階段(公元前6世紀末-公元前4世紀40年代)是從蘇格拉底始經過柏拉圖到亞里士多德。這一時期,古希臘的經濟、政治和文化中心已逐漸從殖民地區轉入希臘本土,當時雅典就成為哲學活動的中心了。對這一歷史階段,學人們稱之為古典時代。這一時期在西方文化發展史上,乃至世界文明發展史上都極為重要,這是古希臘哲學進入鼎盛的時期。古希臘哲學在這一時期中討論的重點是關于人和社會問題。因此,西哲亞里士多德說:“這個時期人們放棄了對自然的研究,哲學家們把注意力轉向政治科學和有益于人類美德的問題。①”這一時期的主要哲學家是蘇格拉底和柏拉圖及亞里士多德。第三階段是指亞里士多德以后的哲學。這一時期,古希臘社會動蕩不安。但古希臘文化不斷擴大傳播開去。這一階段時限較長,有850余年之多,從公元前323年亞歷山大去世到新柏拉圖主義的普羅提諾歿為止。這一時期的哲學活動主要是在雅典、亞里山大里亞和羅馬等地。亞里士多德以后的古希臘哲學主要是詮釋前輩們的著作來闡發自己的觀點,當然沒有什么真知灼見,但這一時期的哲學與當時政治和社會聯系得十分緊密,目的是為當時的現實問題提供答案。
①柏拉圖:《巴門尼德篇》,135頁。
①亞里士多德著《動物的結構》一書。

  蘇格拉底在古希臘哲學史上是承前啟后的哲人。在他之前自然哲學已經走完自己的歷程,隨之而起的智者,致力于有關社會和人,以及道德和倫理方面的探討,在開初,蘇氏也和他們有一定的認同,但隨之他卻堅決和智者們的懷疑論劃清界線,對他們的相對主義提出質疑,大力倡導理性。由于蘇氏的發軔,其高足柏拉圖及再傳弟子亞里士多德踵事增華,古希臘博大精深的哲學體系因此得到構建,古希臘哲學光輝燦爛的全盛時期,也是古希臘文化的鼎盛時期也同時出現。西方哲學和科學的主流是理性主義,這一傳統就源出于蘇氏的倡導。這一主流繼往開來一直影響著西方的全部文明,而且這一影響還將持續下去。蘇格拉底作為承前啟后和西方理性主義的倡導人,以及西方全部文明的先驅,其功是不可沒的。當然更令后世莘莘學子仰慕的是他恪守不移的哲理和道德倫理原則,而他的悲劇命運及以身殉道的精神人們不僅為之景仰,而且寄予無限的同情。由于蘇格拉底和我國的孔子“述而不作”一樣,沒有遺存下他自己本人所撰寫的著作,關于蘇氏本人生活經歷及學行的記載也少得可憐,這樣就只有通過蘇氏的高足柏拉圖及其著作以及他的門人色諾芬的《追思錄》來了解與研究蘇氏了。雖然蘇氏的思想及道德倫理觀念和他的高足柏拉圖的哲學交融在一起,有些地方難以區分,但蘇氏有自己獨特的內容,大體上可以和柏拉圖辨析開。這就是因蘇氏著力于道德領域,他所倡導的哲學變革是要從自然哲學轉向世間的日常生活。這也就是把原來自然哲學的主題轉向人身,使人們在自身的本性中孳生出理性。這樣不僅更新了道德價值,由此也促使古希臘的哲學、科學和文明進入了新的歷史時代,當然西方的思想傳統也因此受到深刻的影響。由此足見蘇格拉底在古希臘哲學史及西方思想史上的地位了!



  1. 古希臘先哲蘇格拉底之死


  公元前399年,正值華夏戰國時代的初期(周安王三年),古希臘雅典的三位羅織罪狀的檢查官:墨勒托斯,一位拙劣的悲劇合唱歌曲的作者;安尼托斯,一位制革的匠人;一位演說家,一起指控當時著名的學者、哲學家蘇格拉底有罪。他們對蘇格拉底指控的基本內容如下:“蘇格拉底違反法律表現在他不尊敬城邦所信奉的諸神,而且還引進新神;他的違法還表現在他蠱惑青年,使之誤入歧途。”不知道這三位檢察官用了些什么證據,竟然說服了雅典的公民,讓他們認為城邦應該判蘇格拉底死罪。這樣,蘇格拉底就被宣判為有罪,定為死刑。但是沒有隨即行刑,推遲了一個月以后才執刑。在這段時間里,蘇格拉底有充裕的時間與機會出走逃避。他的朋友克里同曾多次勸說他遠走高飛,但他不為所動。因為蘇格拉底自認是一名雅典公民,就要遵守雅典所制定的法律,以身殉道,甘愿受死。蘇格拉底還認為,如果在他的朋友及學生的協助下越獄逃走,是“以錯對錯”,這種辦法不可取。另外,按照當時雅典的法律規定,所有被判有罪的人都可以請求寬恕。但是這樣做就等于承認自己有罪,當然蘇格拉底是不愿意這樣做的。當時雅典法律還規定,被判有罪的人還有自己選擇某一種刑罰的自由,即在認罪的前提下交罰金或者選擇被放逐處罰。這些都是古希臘雅典當時寬容的民主措施。然而,蘇格拉底一貧如洗,他聲稱,自己沒有這筆錢,也不愿意交罰金。蘇氏也不愿意領著妻子和孩子,在法庭垂淚乞求同情和寬恕。他倔強的態度惹怒了法官,但他表示“我寧愿選擇死也不愿婢膝地乞求比死還壞得多的茍且偷生”。蘇氏對死也不畏懼,因為他認為“靈魂不滅”或“靈魂轉移”,人死后可以到另一世界,即冥府,在那里,“充滿希望”的新生又將開始。他視死如歸,最后臨危不懼,飲鴆就刑。

  那是5月間的一天,蘇格拉底將飲鴆就刑。當死神的腳步向蘇氏越來越逼近的時候,在囚禁著蘇氏的地方聚集了不少人,其中有他的摯友克里同,還有其他的朋友及他的學生。這時,克里同問蘇格拉底:“你還有沒有別的事情要作交待?如關于你的家人或其他別的事,我們都是愿意盡力去做這些事的。”

  蘇格拉底回答道:“沒有什么事情。我只是希望你們能按照我往常所說的那樣去做,要好好照顧自己。你們若是能好好照顧自己,就等于是幫助我和我的子孫后代。要是你們不好好地照顧你們自己,不遵從我方才及以往說過的道理,不管你們現在如何鄭重地答應我所要做的許多事,那都是沒有什么用的。”

  克里同說道:“我們一定要努力去做的,但我們該怎樣安葬你呢?”

  “按照你們所想的方式就可以了,只要你們心中真正感到我還存在著,并沒有離開你們,那么你們就以你們所想的方式埋葬我吧。”蘇格拉底說完這句話后微微一笑,看著圍繞在他身旁的眾人,接著又說:“各位,克里同并不了解現在的這個我就是蘇格拉底,反而認為在不久后他看到的尸體才是我,所以才向我提出如何埋葬我的問題。在我飲鴆去世后,我要告訴你們,我去另一個國度了。有關這個問題,剛才我們談論了許久。這是因為一方面希望你們鎮定下來,另一方面,也是在安慰我自己。可是我們之間方才的談話,好像克里同并沒有聽進去。我懇求你們向克里同擔保,向他作保證,我死后是不會留在這兒的,會去離這兒很遠的樂園。這樣一來,克里同的心情就能平靜下來。那樣,在他看到我軀殼被埋葬或焚化時,他的悲慟或許要減少的,因為他不會感到那樣做不是對我的虐待;同時,在埋葬尸體時,他不至于說:‘埋葬的是蘇格拉底。’克里同啊,你必須丟掉那些沒有實際意義的想法,以免傷害自己的心靈。你要鼓足勇氣說:‘埋葬的只是蘇格拉底的軀體。’關于怎么樣埋葬,就照你的意思,按照現行一般的民俗做就行了。”

  蘇格拉底說完上面這些話后就站起來,然后走進另一間房子去沐浴。這時,克里同和其他人留在外面,沒有跟著進去。他將蘇格拉底向他們說過的事情提出來,大家互相間討論討論。對于這些,他們進行了回憶、反思,對于蘇氏以往的不幸遭遇,感到哀傷和嘆息。在場所有的人都感覺到自己好像是一群沒有父親的孤兒,必須就要面對寂寞和現實的人生。

  在蘇格拉底沐浴完畢以后,他的家人,包括三個兒子,其中大兒子17歲,名叫蘭普羅克勒斯,另外的兩個都還很小,以及他的第二個妻子克珊狄波斯,來到他身邊。蘇氏當著克里同等人的面將他迫切希望的事向他的家人講了,作了交待。然后讓妻子和孩子先回去。隨即轉身到克里同等人處。這個時候天漸漸黑起來了,蘇氏坐了下來,便不再多說話了。不一會兒,由11人組成的刑吏隊的一名下屬走近蘇格拉底的身旁說道:“蘇格拉底啊,你跟別的囚犯真是很不同呀!在我接到命令要他們飲鴆就刑時,他們要不是耍賴就是咒罵我。而你對我從來沒有埋怨過。自從你被關在這里以后,我已經了解你是這座牢里所有犯人中最高尚、最溫和也是最偉大的人物,到現在我相信了這一點。你是一位很明事理的人,你清楚,有關你的事,責任不在我,因此,對我也不生氣。想來你也明白,我要對你說些什么,我就是要請你保重,也要請你對這無法改變的事,要以輕松平靜的心情忍耐下去。”

  這人說完上面這些話以后,就淌著眼淚難過地離開了。

  這時眾人沉默,蘇格拉底對正離去的那人的背影說道:“你也要保重,我會照你所說的話那樣去做的。”

  然后,蘇氏向克里同及其他在場的人說道:“那個人跟我很親近,他一有空總是來和我說話。像他這樣的人現在已經不太容易找到了!我是由衷感激他。克里同,我們要照他所說的話去做。請你叫人把鴆,即毒藥拿來好嗎?要是還沒有準備好,就讓他們趕快準備吧。”

  克里同回答道:“蘇格拉底,可是太陽仍然照耀在山頂上呢,還沒有落坡。其實我也知道,不少人接到就刑的通知后,總是要拖延一段時間才飲鴆,即毒藥。他們還要盡情吃一些美味,最后歡樂一番,然后才去死。所以,你用不著那么急,時間還是有的呢。”

  蘇格拉底回答道:“克里同啊,那些人就像你所說的那樣,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他們認為這樣做,對自己有好處。但是,我不像他們那樣也是有理由的,因為我覺得推延飲鴆,即服毒的時間,對我來說是沒有什么用的。如果到了這時候,還什么也放不下,只能增添些自我嘲諷而已。因此,還是照我的吩咐去做吧,不要再堅持了。”

  到了這個時候,克里同只好用目光暗示在旁等候吩咐的小童,那個小孩就走到外面去了。一會兒,這個孩子又走了回來,并且領著一個人進來。這個進來的人手里捧著一只杯子,里面盛的就是鴆,即毒藥。于是,隨時都可飲鳩就刑了。蘇格拉底對這個手里捧著毒藥杯的人問道:“請你告訴我,我該怎樣做才行?”

  那個人說:“你喝下這杯毒藥以后,只要不停地在這里走,如果感到兩腳逐漸沉重起來,而且越來越重,于是你就躺下來。這就表明毒藥已經生效了。”

  說完了這些話,此人就將盛著毒藥的杯子遞給蘇格拉底。蘇格拉底把杯子接了過來,臉色一點也沒有變,鎮定自若,跟平時的表現完全一樣。他看了一看把杯子遞給他的那個人,然后問道:

  “我可不可以從杯子里取一點出來,把它獻給神呢?”

  那個人回答道:“我們準備的毒藥的分量剛剛好。”

  蘇格拉底于是說道:“這我是知道的,我只是想向神禱告罷了,禱告我從這個世界到達另一個世界,能夠平安幸福!這也是我用這杯中之物作為飲料,以此來向神許愿。”

  蘇格拉底把毒藥飲下去了。

  方才,在這里的大部分人都在抑制自己,盡量忍著眼淚,不要哭出來。但他們看到蘇格拉底喝光毒藥就刑時,就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淚了,不得不捂著自己的臉哭了起來。要是說這是為了蘇格拉底而哭泣,倒不如說是自我悲傷,感到自我的不幸,為的是喪失了這樣好的朋友和老師而哭泣。克里同最不能抑制自己的眼淚,因而站了起來。在場的阿波羅多羅斯是蘇格拉底的好友,眼睛早就哭紅腫了,現在更是情不自禁,嗚嗚地痛哭起來,淚流滿面,悲傷極了。阿波羅多羅斯悲痛欲絕的表現,使在場所有的人都受到感染,大家難過得更不能自制,悲慟到了極點。只有蘇格拉底的態度十分從容,鎮定自若。他看到眾人的這種情形,說道:

  “你們到底在干什么呢?真是讓人受不了。我之所以要把女人和孩子打發回去,就是怕他們像這個樣子。我經常聽人說,作為男人,應該安靜地死去。所以你們面對著我,應該鎮定下來,要堅強些!”

  周圍的人聽到蘇格拉底說的話,都覺得不好意思,于是全都抑制住了自己的眼淚。然后大家看著蘇格拉底在不停地走動,逐漸發覺他的腳步沉重起來。拿鴆,即毒液給蘇格拉底喝的那個人,就讓他躺了下來,然后用手在蘇格拉底的身上摸了起來,并對他左右的腳踝進行檢查。這個人用力壓住蘇格拉底的腳踝,并問道:“感不感覺痛?”

  蘇格拉底回答說:“不。”

  那個人又按他的膝蓋,并告訴周圍的人,說道:“蘇格拉底的身體已經慢慢地僵直了,已經沒有了知覺。”

  那人又重復地摸了一次,再對眾人說道:“要是僵冷到了心臟時,就可以說一切都結束了。而現在他的下半身大部分都已經僵冷了。”

  這時,那個行刑的人在蘇格拉底的臉上蓋了一層布。就在這時,蘇格拉底將蓋在臉上的布拉開,開口說話:

  “克里同,我還欠醫神阿斯克勒皮俄斯一只公雞(這是醫神的圣物),請不要忘了,要還給他。”

  這就是蘇格拉底臨終時所說的最后一句話。克里同趕忙對蘇格拉底說道:“好的,還有沒有其他別的事情呢?”

  這時,蘇格拉底已經無法開口回答了。舌頭已經僵直了。隨即,蘇格拉底的身體痙攣了一下。那個行刑的人當即把蓋在蘇格拉底臉上的布拿開。這時蘇格拉底的兩眼已失去了光彩。克里同用手輕輕地按摩著蘇格拉底的雙眼和嘴,使之能安然地闔閉起來。

  “泰山其頹乎,梁木其壞乎,哲人其萎乎!”



马会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