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名人傳記系列——

 

思想家卷——蘇格拉底

劉以煥 王鳳賢   編著

第三章  古希臘雅典的盛世



  敞亮的都市,
  冠以紫羅蘭之冠,
  受詩人之鐘愛,
  汝為希臘之保障,
  雅典啊,你的聲名萬世流芳!

  以上是古希臘抒情詩人品達羅斯(公元前518—公元前438年)的殘詩中的幾句詩。由此足見雅典當時的地位:明朗、敞亮,戴著紫羅蘭的花冠,詩人對之無限鐘愛,它是希臘的保障,它的聲名將萬世留芳。先哲蘇格拉底就出生在這個城市里,他出生的時代處于盛世。與蘇格拉底同樣出生在雅典,幾乎是同時的歷史學家修昔底德(約公元前471—公元前401年)曾說:

  “在人性的范疇里,歷史可能不斷地重演,如果能使后人在回顧過去時,有所依據,能認清歷史的價值,那我的努力就算沒有白費了。”

  從他上面的話語中可以得知歷史的重要性,也由此知悉蘇格拉底所處的時代及當時各方的背景,即蘇格拉底是什么時期、什么歷史背景及什么環境下出生的、成長的……


  1. 伯里克勒斯時期


  通常說“伯里克勒斯時期”指公元前461—429年,共32年。這是雅典歷史上最繁榮、最富強的時期,是雅典民主政治發展到巔峰的時期。在這段時期中,伯里克勒斯主要任雅典的執政官。

  古代希臘都市雅典在阿提卡區域內。這個區域多山,土地貧瘠,因此農作物的收成不好。但這種不好的條件卻有好的一面,就是在這里極少發生內亂,因此這里的居民安貧守素,在這里生養、繁息。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阿提卡這一區域逐漸繁榮起來了。原因在于外面有不少難民涌到阿提卡進入雅典。這些難民大多是因為內亂或戰爭被他們國家所驅逐的,其中以上層人士,如王侯、貴族等居多。他們紛紛涌入,需要雅典人保護,隨后成為這座城市的市民。于是雅典這一城邦就逐漸壯大起來。這樣,阿提卡和它的都市雅典就容納不下這些新來的人,不得不向海外殖民。雅典所在的阿提卡區域是個半島,在希臘的中部。在其東面是緊依海岸的長島優卑亞,掩護著通向東北愛琴海的航路。在其西面有法勒倫和派里厄斯的良好的港灣,由此出發并從薩洛尼卡灣出去,便可到愛琴海上的各群島了。由于雅典居民增多,就向海外的伊奧尼亞群島殖民,時限是公元前770—公元前550年間。當時,蘇格拉底尚未出生。這個時期,雅典的民風是對任何事都不加以深究,不注意實事求是,而只喜歡道聽途說,而且對“最小的錯誤可能換來最大的幸福”深信不疑。他們缺少冒險精神,只是守成。由于波斯侵略伊奧尼亞并進軍希臘本土,攻占了雅典,于是抗擊波斯侵略的波希戰爭爆發了。經過奮力激戰,以雅典為首的希臘一方取得了勝利。在此之后雅典的民風大變:他們不再保守,而是精力充沛,身體力行進行革新。他們策劃時很迅速,凡是決定了的事,必定不遺余力去辦,從不畏縮。他們為了達到目的,對于付出何種代價在所不惜。雅典人特別愛護城邦,反之對于個人卻看得很輕。他們的認知能力很強,能從失敗中汲取教訓,以便補救損失。

  歷史學家修昔底德在他的《歷史》一書中寫道:

  “……壓制侵略是人類本性的表現。自己雖然擁有權力,但卻不濫用它,而用道德的力量影響他人,只有這種人才值得稱贊。”

  這些話語正好反映了當時雅典的道德風貌。在這種氛圍中古希臘的首位哲學家泰勒士從事其自然哲學研究。他雖較蘇格拉底早一些,但早不了太多。他的余波必然對蘇格拉底有影響。那時在古希臘,雅典是“全希臘的學校”,這里的青少年都能獲得良好的教育及豐富廣闊的知識。悲劇詩人埃斯庫羅斯(公元前525—456年)撰寫的悲劇《波斯人》既反映波斯與希臘之間的戰爭,又反映出當時希臘,具體說雅典的實際情況。波斯戰敗了,波斯軍隊不得不從雅典的領土上撤走。雅典勝利了,首先將轉移在外的婦孺及財產迎接回來,甚至連勝利都顧不得慶祝了。雅典城內的房屋除波斯軍人的駐地外大多被戰火摧毀。雅典人踴躍地出錢出力重建自己的城邦。這一切都就緒并告一段落時大約是公元前457年。蘇格拉底是公元前469年出生在雅典的,這時他正好13歲。他的童年就是在上述的歷史真實中度過的。這些必然對蘇格拉底有相當的影響。雅典最偉大的政治家、大將軍、雄辯家伯里克勒斯(約公元前495—429年)較蘇格拉底長26歲,蘇格拉底是在伯里克勒斯極盛時期成長起來的。在伯羅奔尼撒同盟與雅典簽訂五年和平條約時,蘇格拉底正好20歲,已成年。當時,在雅典的所有政治家中伯里克勒斯的聲譽極高,握有的權力最大。他制定政策的方針是向惡勢力斗爭,決不妥協,一旦爆發戰爭,他知道如何動員雅典人民并鼓舞他們的士氣去投入戰斗。伯里克勒斯口才極好,說話極有鼓動性,他才華出眾,言必行,行必果,沒有人能超過他。雅典人都把伯里克勒斯尊為最高的統帥,無不欽佩他的政治手腕及自信心。以下舉出他的一段演講詞,由此可知他的確是一位偉大卓越的政治家:

  雅典的人們!我想說的與平時沒有什么不同。我們不能與伯羅奔尼撒(以斯巴達為盟主的同盟)妥協,當人們支持戰爭時,會被某種情緒左右;對于事態的發展,也會有好與壞不同的判斷,這些你們都是懂得的。現在,我要和以往一樣,再次把我的看法告訴你們。你們一旦聽從我的意見,那就必須徹底地,即使遇到挫折,也決不可以半途而廢,應該戮力同心;否則在取得勝利時,我們就無法將之當成智慧與勞力的結晶,而由此引以為榮。戰場上的勝敗,事先是無法預卜的,如同人們的想法一樣,都是不可靠的;所以對于無法預料的事,我們就得將它歸之于命運了。

  蘇格拉底成長在這樣的時代里,伯里克勒斯自信心及實踐力方面所做的表率,無疑啟迪了蘇格拉底,他并對此身體力行。從后來蘇格拉底的所作所為中,人們完全可以窺見伯里克勒斯自信的實踐的縮影。后來,蘇格拉底在行動上即決心要做的事一定要做,絕不輕易放棄。當然實在不可能的事,不得已才作罷。當時有一首歌詞,就曾形容蘇格拉底像伯里克勒斯一樣,是一位實踐主義者。總而言之,追隨當時著名領導人、偉大人物,看他們的所作所為,由此可以探悉得那個時代的人的精神本質。

  一個人如因循守舊,對前人亦步亦趨,那么他的經歷就十分平淡,生命中閃光的東西就太少了。反之,他不重蹈別人的覆轍,走自己的路,并有所創新,那么他給后世人們的印象就較為深刻,色彩也較為鮮明。在當時就有這樣一個人,名字叫忒彌斯托克勒斯(約歿于公元前462年)的軍事首領。他與蘇格拉底沒有什么直接的交往。但在精神與思想方面卻對蘇格拉底有較大的影響。忒彌斯托克勒斯大約出生于公元前528年,歿于公元前462年。公元前480年9月雅典與波斯作戰,在薩拉米灣戰勝波斯王薛西斯的大軍,當時的軍事統帥就是忒彌斯托克勒斯。此人與生俱來就頗具獨創力,而且往往將這種獨創力超常發揮,別人是難以企及的,也是無法學到的。忒彌斯托克勒斯的觀察力異常敏銳,這并非是依靠學識或經驗訓練出來的。在極緊要的關頭,他當機立斷從不出錯;對于未來,他具有深遠的眼光,預測的準確性極高。他記憶力驚人,凡他經歷過的事都銘刻不忘,講述出來條理性極強。即使遇到他從來沒有經歷過的事,都能做出較為合理、可信的判斷。他對不管多么棘手的問題的處理,都能迎刃而解,取得突破性的進展。忒彌斯托克勒斯的悟性及學習能力都極強,憑藉他所學來的知識及辦事的能力,他所做的決策大都切實可行。還有,他臨機應變的能力也很強,遇事不驚。關于上面所說的這些,在《回憶蘇格拉底》及《歐緒德謨篇》中都有所敘述。雅典大多數的市民認為忒彌斯托克勒斯所具備的特殊才能不是受到過特殊的教導與訓練,就是與生俱來的天賦。當時,凡是遇到重要的事需要解決時,人們都將此寄托在忒彌斯托克勒斯身上,期望他能予以完滿解決,取得預期的效果。

  關于忒彌斯托克勒斯的出眾才華,蘇格拉底雖然沒有直接與他發生過聯系,但對這位軍事首領這樣評價:

  “……要想學到好的技術,就必須找好的師傅。國家的領導者掌握了國家中最重要的事,他是一個靈魂人物。要是有人認為他天生就具有某種能力的話,那的確是十分愚蠢的想法。”

  由此可以看出,蘇格拉底甚為推崇忒彌斯托克勒斯,并且也肯定了教育的作用。不幸的是忒彌斯托克勒斯由于犯了謀叛罪,被處死了。他一生所創建的豐功偉績,具有輝煌的歷史意義。因為他是謀叛罪被處死的,所以不能在故國將其安葬。以后,忒彌斯托克勒斯的親友偷偷地將他葬在阿提卡地域內。蘇格拉底在和某一個人的談話中提及忒彌斯托克勒斯受人尊敬與愛戴,是因為做了某些有益的事。這些在色諾芬所寫的《回憶蘇格拉底》中均有記錄。蘇格拉底的思想和學識不少都是受到忒彌斯托克勒斯的影響和啟示而獲得的。


  2. 伯羅奔尼撒戰爭


  公元前五世紀,在希臘世界曾發生兩次戰爭,即波斯與希臘間的戰爭及伯羅奔尼撒戰爭。前者發生在公元前492年,斷斷續續地打了43年,到公元前449年結束。后者是希臘世界內部的戰爭,即以雅典為首的一方與以斯巴達為首的伯羅奔尼撒同盟間的戰爭。這場戰爭從公元前431年爆發至公元前404年結束,歷時27年。先哲蘇格拉底生逢這兩次戰爭。波希戰爭發生時(公元前492年),蘇氏尚未出世。這場戰爭結束時(公元前449年)蘇氏剛成年。作為他本人自身并未直接參與這場戰爭,他受到的主要是雅典人及希臘人愛國和愛希臘世界的摯誠的熏陶,英勇抗擊敵人的氣概的啟示。這些對蘇氏的成長都起了極好影響。蘇氏在20歲時,特別是30歲以后,即他成年后,雅典當時在大政治家伯里克勒斯的領導下,呈現出一片欣欣向榮、政通人和的景象,及后才爆發了伯羅奔尼撒戰爭。作為一位成熟的政治領袖,伯里克勒斯在戰爭時有必勝的信心,不擅專、不恣意擴展自己的統治圈,也不大意、不魯莽,以免使自己陷入危險的境地。伯里克勒斯曾對士兵說過:

  “……我們并非畏懼與敵人作戰,而是必須對自己所能犯的錯誤有所警覺。”

  斯巴達的使節曾晉見伯里克勒斯,伯里克勒斯代表雅典人作了以下的答復:

  1.斯巴達曾對雅典市民及同盟國的市民頒布撤退的命令。我們要求,如果斯巴達能廢除這道命令,我們能讓麥加拉的市民利用阿喀拉港。

  2.你們這些擁有自治權的國家,若參加同盟,訂立和約,不但同樣給你們自治的權利,并可享有最惠國待遇。

  3.條約上規定,若自己的國家沒有和別人作戰的意思,可是他國卻對自己進行侵略,此時仍須應戰。

  雅典一直深信伯里克勒斯的決策,因為上面的答復,使斯巴達的使節返回以后就沒有再次訪問雅典了。

  雅典一直是在戰爭中成長茁壯的。公元前431年至公元前428年間,雅典與斯巴達同盟形成對峙。蘇格拉底在這段期間里正是39歲至42歲的年紀。當時伯羅奔尼撒群島諸國以斯巴達為首組成同盟,此外,還有麥加拉人、拉克利斯人、普契斯人、安普拉琪亞人、留卡斯人以及安那庫都利亞人等都加入了這一同盟。另一方面是以雅典為首的同盟,其中有巧斯人、來斯佛人、普拉第亞人、麥沙尼亞人、阿卡陸拉尼亞人、肯陸卡拉人、薩肯托斯人以及卡利亞人、多利斯人的殖民地,伊奧尼亞人的主要城市,赫拉斯奔多斯的城市,色雷斯城、伯羅奔尼撒至克里特為直線的東方海洋上各島嶼。在兩者對峙期間,斯巴達一方,其王阿契戴摩斯訓示各城市的指揮官,該如何對付以雅典為首的同盟國,斯巴達王說道:

  “我們攻擊的目標是雅典的城市,他們一向自豪地說,他們隨時隨地都在備戰。因此,若能讓雅典人看到,我們將他們的樹砍斷、房屋燒毀,他們是會應戰的。因為,他們一旦遭受攻擊,一定會憤怒異常,以致會不計后果或成敗,失去理智,任由情緒支配,而卷進戰爭的漩渦里。雅典人喜歡支配別人,自己的領土不幸被蹂躪,他們自己是不能坐視不救的。”

  在雅典一方呢,它的領導人,政治家伯里克勒斯抱有勝利的信心。他下了命令,要雅典人把自己家里所有的東西從城外搬到城內,至于那些如家畜、馬或驢等可載重的牲畜,則移到近海的島上。

  雅典人過慣了田園生活,深深愛著自己的土地,所以他們對那種集體移居的生活很不能適應和忍受。經歷了波希戰爭,雅典人好不容易才恢復了自己家園的舊貌,而面對著新的戰亂,這是更大的打擊。但是他們為了顧全大局,一個個都遵守法令搬遷到城里去了。但是雅典城內有家或者可以投親靠友的人,的確是少數。所以多數的人暫時借居在街上、神廟或各英雄(神)的圣地處,只有阿庫拉普利斯及亞庫雅(市場)東南的亞利烏西尼旺等處所,是嚴格禁止大家暫時借居的。

  在雅典一方的阿庫拉普利斯的西北方的山崖下,有一塊名叫“培拉路易肯”的土地,在那里有一則這樣的傳說:培拉路易肯必須任其荒廢,凡是住在這塊土地上的人,是會被鬼神詛咒的。但因情況的變化,也就是現實的需要,也就不能顧及那么多了,在這里也住上了人。也有一些人不顧一切地住在城墻的塔里或倉庫里。

  以上是雅典人對內所作的準備。至于對外,則是讓本同盟內各國的軍事實力有所增長。為了抵御伯羅奔尼撒沿海岸敵軍的攻擊,他們都已準備好了戰船。雅典上上下下各個方面都為備戰而忙碌。雅典的領導人、政治家伯里克勒斯本人對勢在必行的戰略是有先見之明的。他曾對雅典人說:

  “……有形的戰場有兩個:陸地和海上。其中之一你們是占完全的優勢……你們的海軍實力使你們的艦隊高興駛到何處就駛到何處。”

  關于斯巴達,他也有評述:

  “……伯羅奔尼撒人及其同盟軍,在某個單獨戰役上,可能有壓倒整個希臘之勢,但它卻不能對一個在性質上與它不相同的強國進行戰爭。……他們會感到熟悉大海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由于雅典是一個只有少量陸軍的海上強國,就不得不避免陸地上大規模的戰役,并且不得不選擇某些戰區,出動海軍到斯巴達的某些盟邦那里下手,用軟硬兼施、分化瓦解的手段,最有效地損害斯巴達的利益。這就說明了為什么雅典到希臘西海岸以外的海面上并且到西西里去作戰的原因。另一方面,斯巴達是個陸上強國,海軍的力量很弱,不得不在陸地上與雅典周旋,盡量在陸地上打擊雅典。因此,斯巴達的軍隊侵入阿提卡,并一直到雅典城池下的耕地里去破壞莊稼。這成了慣例,每年都要進行一次這樣的戰役。這樣雙方在各個不同區域發起攻勢,戰斗連年不息,但彼此間卻難分勝負。

  在這連年不斷的互相爭斗中,老百姓深受其害。先哲蘇格拉底當然也不能例外。據說,蘇格拉底有以下的話語:

  “如果有人正為無知而困擾著,我們就毫不吝惜將智慧給他;如果有人遇到的困難是出自貧困,那么眾人就應同心協力地周濟他。”

  蘇格拉底還對阿里斯達路克斯說過:

  “……你好像有什么心事,為什么這樣悶悶不樂呢?不妨把心里裝著的事說出來,讓眾人為你分擔,這樣或許減輕你的壓力。”

  阿里斯達路斯回答說:

  “啊,蘇格拉底!我感到非常困惑,自從內亂開始以后,很多人跑到比里斯夫,剩下的親戚都是婦孺及老人,卻全都逃到我這里來了。”

  伯羅奔尼撒同盟的軍隊已經侵入阿提卡了,而且已經攻到了距雅典10.6公里的地方,雅典人眼看自己的家園就要遭到對方蹂躪了。對于上了年紀的人來說,這是繼波希戰爭后的又一次戰爭。對于青年來說,他們尚未經歷過戰爭,這還是第一次。他們對此毫無經驗,他們的心靈可能因此受到強烈的震撼。盡管大多數的人都想起來奮戰,卻都被伯里克勒斯阻止了。他不讓這些人開火,原因是怕雅典的市民們感情用事。作戰是要求嚴格的紀律的,要不就難以取勝。這樣,伯里克勒斯要大家暫時忍耐,當心平氣和后再全力反擊。如此的心理分析及所作出的戰略部署,華夏古代軍事家曹劌有過相似的論述與運作,真是英雄所見略同。關于“曹劌論戰”在我國典籍《左傳》中有記述。


  3. 雅典的民主政治


  雅典執政官伯里克勒斯在雅典執政期間,即從公元前461—公元前429年間,是雅典歷史上最繁榮、最富強的時期,也是雅典民主政治發展到巔峰的時期。在此之前,先是梭倫的政治改革,然后經過克里斯梯尼斯到厄菲亞爾特,及至伯里克勒斯,雅典的民主制度臻于完善,嗣后達到巔峰。在伯里克勒斯執政期間,雅典的民主制度具有以下特點:

  1.鞏固發展前人的成就,使已經建立起來的民主制度更加完善,并使之成為正常運轉的國家機制。

  2.擴大民主的基礎,采取切實可行的措施,使廣大的下層公民能參與政治活動。

  執政官伯里克勒斯十分重視提高所有雅典公民的素質,充分使他們的才能得以發揮,對學術與文化藝術的發展予以大力扶持,以便雅典成為“全希臘人的學校”,成為希臘世界的文化中心。伯里克勒斯之所以如此運作,因為意識到,如果公民的素質差、舊觀念重,就容易被貴族首領所愚弄。所以,他不僅有上述的舉措讓更多的公民參與政治活動,而且大力興辦雅典的文化事業,實行觀劇津貼,并促使外邦人到雅典辦學和傳授知識,為此他還創造了不少條件,而且還有保障。當時的學者名流如阿那克薩戈拉斯、德謨克里忒斯、普羅泰戈拉斯等哲學家和悲劇、喜劇家索福克勒斯、歐里庇得斯、阿里斯托芬等在雅典的文化領域中都十分活躍。于是雅典人的文化水平得到迅速提高,為此雅典在政治、經濟、科學及文化諸方面,都成為希臘世界的中心。對此,柏拉圖在其《申辯篇》中有過敘述:

  “……雅典屬于最偉大的城邦,是以智慧和強盛聞名于世的。”

  伯里克勒斯這位雅典的執政官、思想家與政治家的歷史功績主要表現在以下兩個方面:一是既推行帝國的經濟政策,又將雅典的政治完善化;二是他體現了這一時期的潮流,對公民的精神生活及人的培養予以了最大的關心,而且采取了有力的舉措。

  伯里克勒斯在軍事上,不僅指揮作戰沉著勇敢,在內政上,也卓有見地。現以他的一篇演說為例。大家推舉他在國葬典禮中致辭,當時他已60歲,而蘇格拉底那時才36歲。在致辭中,伯里克勒斯首先感謝列祖列宗,其次贊美創造雅典的神,然后再談到雅典人如何追求理想,以及在政治上的理想領導人物應該具備何種條件。蘇格拉底所認同的法治及自由則是本于伯里克勒斯的政治精神的,伯里克勒斯說道:

  “我們的政體并非學自他國的制度,更非追隨他人的理想,而是要讓別人以我們為楷模,效法我們。民主政治非為少數人所獨占,而是為多數人所共有。在我國,依法律的規定,任何人都有平等的發言權,但是,若其一個人的才能超出眾人之上,那么,我們則必須超越一般人所謂平等觀念,而要特別任用他,給予他很高的地位。假若有某一個人能為國家做事,雖然他出身貧寒,也不能因此阻塞他的仕途。

  “不要害怕別人用懷疑或怨恨的眼光看你自己,只要你的生活并沒有侵犯他人或妨害他人,那么,你天天都能自由自在地生活,否則只有用法律來約束。因此,要喚醒眾人知廉恥之心,雖然是一種‘不成文法的規定’,但大家仍必須遵守。”

  以自由的理念為基礎是貫穿在雅典的民主政治中的。但自由并非是按次序的,而且是有法律為其保障的,所以要享受自由就必須守法。在當時,雅典的民主主義雖是反映民眾的意志,但也是富裕階級的政治。這一政治有其特色,就是由民眾來選擇政治領袖,并不是每一個人都擁有政權,這是一種限制。但是伯里克勒斯所談的民主政治,即雅典民主主義的理念,即是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蘇格拉底就是在伯里克勒斯所倡導的民主政治的環境中成長的,因此他對克里同向他提出的逃走計劃不予贊同。這是因為蘇格拉底認同伯里克勒斯所倡導的民主主義理念。所以他沒有聽從克里同的勸說逃走,而甘愿飲鴆就刑,在色諾芬的《回憶蘇格拉底》中記述了蘇格拉底有關王道及假民主主義的看法。蘇氏認為王道是用國法來治理,使人人順從;假的民主政治是不順從民眾的意見,是一種沒有法治的獨裁政治;貴族政體是依照傳統選出執政者;富者的政體是依照財產額來授官;民主政體是從所有人中選出賢能者委以重任。柏拉圖在《克里同》中論述過。雅典的審判官曾就此告訴蘇格拉底:

  “蘇格拉底啊!現在你心中打算要做的事,是不正當的,我們生你、養你、教育你,又把好的分給你,是希望你成為我們理想中的雅典人,更何況你曾對雅典發過誓。現在你已經成人,已經了解國家的情況,及我們的法律,如果我們的處理、我們的判決,不能使你感到滿意,那么,你可以帶走你的財產,到你所愿意去的地方去。其他的人若是有這種想法,也可投奔到其他殖民地或別的國家去,我們是決不妨礙和禁止的;要是你們沒有離去,仍留在我們這里,即在我們國家里,就必須接受我們的判決,了解我們如何處理國政;也就是愿意遵守我們的法律,接受我們的約束,否則等于犯了以下三重罪;

  1.我賜給你們一切,但你們沒盡到義務,也沒有服從我的命令。

  2.不順從生你、養你、教育你的雅典。

  3.你愿意順從我們,但未能切實做到。如果說我們有什么錯誤的話,你應立即提出改革的建議及具體措施,以便使法律知道其錯誤;而這兩者之間,你卻不做任何選擇。”

  要明確指出的是蘇格拉底一心要遵守雅典所制定的法律,而雅典法律對他也有極大的影響。他之所以不離開雅典,這是其中理由之一。雖然,蘇格拉底對伯里克勒斯的政治思想,在某些方面,持有不同的看法,但這并不意味著否定雅典的民主政治。相反,蘇格拉底熱愛自己的祖國,即雅典。當然,這并非單純的感情,而是包含著對雅典自由、平等的摯愛。


  4. 熱情洋溢有說服力的演講


  公元前492—公元前449年間的波希戰爭結束之后,雅典進入鼎盛時期。公元前5至公元前4世紀間是希臘,特別是雅典奴隸制城邦發展和繁榮的時期,其間,文學藝術也出現了空前繁榮的局面。這一時期的散文在演講辭、哲學及歷史方面取得很高的成就。為什么演講辭在當時達到了如此高的水平呢?這是因為演講那時在古希臘,特別是在雅典的政治生活中起過極為重要的作用,而演講辭則是古希臘散文的一個極為重要的組成部分。在古希臘世界上,演講是隨著古希臘城邦奴隸主民主政治的發展共進的,同時,奴隸主民主政治的確立,尤其是在雅典這一城邦,為演講的繁榮提供了前提。在希臘世界的各城邦中,雅典的奴隸主民主政治最為完善,因此,演講在那里也最為發達。當時,政界人士在公民大會、在城邦的主要權力機構五百人議事會,都需要直接發表演講,闡述自己的政見和主張,說服聽眾,贏得聽眾的擁護和支持,因為,演講的效果直接關系演講人的政治活動的成敗。為此,要成為當時有影響力的政治活動家,必須先要使自己成為演講家,而演講辭的質量又是這其中重要的一環。政治家本人首先要有演講的才能,其次訓練自己的演講技巧,還有一項最主要的,就是要準備好自己的演講辭。雅典最繁華時期的執政官,民主派的領袖伯里克勒斯就是一位很杰出的、威望極高的演講家。在當時,演講分為三類:政治演講、訴訟演講及典禮演講。政治演講系指在公民大會、議事會議或其他重要的會議上的演說而言。訴訟演說系指在法庭上的控告辭和辯護辭而言。由于當時訴訟頻繁,因此有大量的訴訟演講辭流傳下來。典禮演講通常系指在重大節慶或葬禮時發表頌辭或悼辭而言。

  公元前5至公元前4世紀時期,古希臘文化藝術鼎盛,但文化或思想并非一天就可以形成。這是在風土、人情加時間和血汗澆灌的基礎上慢慢孕育出來的。哲學家蘇格拉底就是在這一期間出生、成長起來的。當時,他在雅典,那里思想、道德觀念紛繁,有時幾至崩裂,戰亂也很頻繁,而他卻能保持著崇高的哲學素養和精神,有關這個問題的確值得人們深思。在那段時期里,雅典城邦有一很明顯的特色,就是崇尚自由的風氣特別濃。這是因為雅典人深信,如果人們都崇尚自由,表揚有德行的精英,國家就會因此而繁榮的。希臘人追求的是“波利斯”,即指城邦,含雅典、斯巴達……等,并使這種理想能夠顯現。有了“波利斯”,市民的活動就更為廣泛了,生活也將自由自在。這一方面要培養自由人的特性,另一方面則是企盼認知性與思想的成熟。因崇尚自由而孕育出自由的思想,嶄新的文化也隨之而出現。這種新的文化的內涵是:勇敢、正義、德行、認知性等。蘇格拉底則正是這種新精神、新文化的代表人物。在執政官伯里克勒斯的統治下,雅典出現了盛世。伯里克勒斯是盛世的政治代表,而思想、哲學方面的代表人物當首推蘇格拉底。當時,雖然戰爭與災難也十分頻繁,但由于伯里克勒斯的文治武功,文明的種子依然萌芽、茁壯成長、開花結果,文化繁榮的局面依然呈現。伯里克勒斯其功是不可沒的。

  首先介紹一下雅典當時的現實情況,即是看戰爭給雅典帶來的影響:公元前430年的5月初,以斯巴達為首的伯羅奔尼撒同盟的軍隊再度侵擾阿提卡,不久雅典流行瘟疫,不少人相繼死亡,這時蘇格拉底將近40歲。這場瘟疫是在伯羅奔尼撒同盟的軍隊入侵時發生的,兩相緊迫,雅典人感到惴惴不安。這是因為雅典人內有瘟疫的威脅;對外,他們開墾的土地及莊稼遭到敵人的蹂躪。這雙重的災難使雅典人在死亡的邊緣上掙扎。在這種禍不單行的境地里,雅典執政官伯里克勒斯的政治生涯受到挑戰。伯里克勒斯的同僚軍事指揮官哈陸隆所率領的4000名雅典的重甲兵,因患上瘟疫,一下子就減員1500名,無法,只得返回雅典。由于雅典人面臨兩重威脅,即內部的瘟疫和外來的侵擾,使家園遭到破壞,于是開始責難他們的政治領導人伯里克勒斯。他們就此進行了深入的分析,追溯根源,認為是伯里克勒斯的專斷獨行才導致了戰爭的發生,為此提出了與斯巴達媾和的建議。雖然派出了媾和的代表,但未取得預期的效果。這樣,雅典人對伯里克勒斯更加不滿,伯里克勒斯為了要挽回雅典人對他的信任與尊敬,首先必須使他們平靜下來,然后使他們有自信心,并鼓舞他們的士氣,他召開民眾議會,站立在臺上對所有的雅典人講話。伯里克勒斯說道:

  “諸位!你們已經被目前惡劣形勢壓倒了嗎?你們若是因此而責備我,是可以原諒的。但是,你們是不是要想一想,我為什么要這樣做呢?你們是否為你們對我的責備找到適當的理由了呢?

  “今天,我要強調的是城邦的安危,這比個人的利益更為重要。假如你個人擁有財富、幸福,而你的城邦,即祖國,卻危在旦夕,那么,你的幸福也是不會存在長久的,終究是會消失的。假如,你現在遇到了困難,而國家很強盛,那樣,你遲早會得到解救的。所以,我再一次強調:你們應該下決心為城邦犧牲奉獻;而且決不可以為個人利益而背叛城邦。現在,我們只有一條路可走,就是同心協力守護住我們的城邦。

  “我深深地愛著我們的城邦,我與它之間已經有很深的感情,金錢是無法引誘我背叛它的,利益也無法使我動心。一個人如果對事情有良好的判斷力,但卻不能具體去實踐,這就猶如紙上談兵。一個人既能正確判斷,而且又能付諸實踐,這當然很好。但是這種人要是反對其城邦的話,就會給他們的城邦帶來更大的禍害。今天,有許多人口口聲聲高呼崇尚道義,但背地里卻收受賄賂,只這一點就可能導致國家的滅亡。

  “今天,要是任何事都未曾發生,我們自然有權利選擇和平與幸福。要相信,誰都是不愿打仗的,但是,目前只有兩種途徑可選擇:其一是屈服并歸屬他國而成為奴隸;其二是即使是要冒最大的危險也要去爭取勝利。你們要在這兩者之間作出一種選擇。依我看,與其逃避危險,不如面對危險;數十年來,我一直抱著這種想法,并且付諸于行動,至今,我也不改變。

  “現在,你們的意志已經動搖,你們的信心已經蕩然無存了。未開戰之前,你們都一致同意我的主張。但戰爭開始以后,你們卻又后悔了。這是受你們自己薄弱意志的影響,于是懷疑起我的立論來了。

  “戰爭的殘酷清晰留在每個人的腦海里。它引起的苦惱,大家都已經感受到。但是戰爭的成果誰也料想不到。無法預料的突發性事件,會使人心惶惶。現在各位正面臨著這種情形,瘟疫的蔓延可能是最主要的原因。

  “希望大家能把偉大的城邦當成自己的家,并以城邦而自豪,以此激勵自己的勇氣。

  “諸位!財富才是真正的力量,而地上的財富卻好像果樹園一樣,失去了仍能長出來。所以,不要感到難過,只要保有真正的力量,確守我們的自由,獲得我們最后的勝利,要相信,失去的一切,不久就會輕而易舉地得回來。

  “各位的列祖列宗,并非平白地得來一切,而是用自己的力量才擁有的,要守住城邦,才有今天的雅典,守不住帶來的恥辱比搶不到帶來的恥辱,更使人難以忍受。

  “現在,你們必須守住代表榮譽的雅典,目前,也只有這條路可走。如今,你們的義務就是忍受無法忍受的痛苦,這樣才能在歷史上留下光輝的一頁,所以,請你們鼓足士氣,振奮起勇猛之心,爭取現在與未來!”

  雅典人聽了伯里克勒斯上述有理有據、出自肺腑的演講辭終于被說服了,于是雅典人遵從伯里克勒斯的意志投身到伯羅奔尼撒戰爭中去了。可是事隔不久,伯里克勒斯由于勞累與憂愁過度就下世了。人總是要死的,盡管伯里克勒斯如此優秀、卓越、果斷、勇敢、無私,但也無法逃過死這一劫數。他是公元前429年12月逝世的,那時他動員雅典人參加的伯羅奔尼撒戰爭僅僅才開始兩年零六個月。這場戰爭一直延續了27年,從公元前431年開始,到公元前404年方結束。伯里克勒斯與世長辭那一年蘇格拉底大約41歲。羅馬帝國時期的希臘傳記作家普盧塔克(公元46—120或127年)在他的《希臘羅馬名人并列傳記》中說伯里克勒斯是因為染上瘟疫死亡的,他的政治生涯當然也因此結束。普盧塔克說,伯里克勒斯擔任雅典執政官十幾年,他制定與執行的政策比較保守,但他的作風較為穩健。可能是因為這一點,伯里克勒斯的統治地位就較為鞏固。總而言之,在伯里克勒斯執政期間,他的政治生涯是一帆風順、平靜,他所執行的政策主要放在民主自由方面。

  伯里克勒斯的演講辭及辯論充分反映出他的真知灼見:其一,他對雅典所有的人懷著誠意;其二,他對自己的城邦無限熱愛,并將自己與城邦合為一體;其三,他不為金錢所誘,不為權力使自己受到腐蝕。以上是伯里克勒斯所具備的三條優點,也是一位民主政治家所必須具備的三個條件。在當時的希臘世界中恐怕只有伯里克勒斯才具備這樣的條件。伯里克勒斯去世之后雅典就急速地衰弱落后了。當然,在伯里克勒斯未過世之前,雅典的衰落就出現了某些征兆。其主要表現之一是有一小撮政治家專門在伯里克勒斯的后面搞小動作,反對他的主張。這些人不顧大局,專門在暗中搗鬼,他們是一群急功近利,只注意蠅頭小利沒有遠見的人。當然,有些本來是小事情,也可能釀成大禍,應防微杜漸。作為一名成熟的政治家,對此是不能忽視的。此外,政治家必須統攬全局,洞悉未來,擬定計劃則是要將國家引向富強。可是,伯里克勒斯去世之后,在雅典所有的政治家都難于望其項背了。這些后來的政治家才能都較為平常。關于伯里克勒斯,與他同時代的某喜劇詩人喜歡諷刺他,稱他為希臘神話中最高的神宙斯;又由于伯里克勒斯辯論的技巧極高,演講辭極有雄辯性和說服力,因此譏諷他為“希臘第一長舌”。從相反視角來審察人們對伯里克勒斯的評論,是敬畏他,其中含有頌揚的成分。

  在伯羅奔尼撤戰爭中,自伯里克勒斯死后,雅典幾乎都吃敗仗,只有一次打勝仗的記錄。雅典過去的光榮與聲名一去不復返了;雅典過去燦爛的黃金時代已經不能再現了。但過往的光榮都是在力量和財富的基礎上取得的,而這種光榮卻在另一方面開花、結果,這就表現在文化、藝術、思想及哲學等各個領域內。就哲學領域而言,蘇格拉底出現在雅典由極盛轉入衰微期,隨后又出現了兩位哲學家,即柏拉圖及亞里士多德。由于這三位學人在哲學方面的建樹,形成了古代希臘哲學的黃金時代,與之相應的是自伯里克勒斯死后是雅典處于日薄西山。伯里克勒斯在文治武功方面的積淀與古希臘哲學的黃金時代是有密切關系的,蘇格拉底是親聆伯里克勒斯教諭的,他是直接受益于伯里克勒斯的學人。柏拉圖是蘇格拉底的高足,當然繼承其師的衣缽,也可以說直接間接受益于伯里克勒斯及他的那個時期。至于亞里士多德,他是柏拉圖的高足,可以說是蘇格拉底的再傳弟子,他當然受到伯里克勒斯的余蔭。若從蘇格拉底、柏拉圖及亞里士多德所形成的古希臘哲學的黃金時代而言,是得益于前一代的哲學,伯里克勒斯時代,還有雅典人流血流汗得來的寶貴經驗。這些所有的都加起來,才使蘇格拉底等學人脫穎而出。



马会财经